第628章 科委故事

第六百二十八章 科委故事

在陈太忠升职一事上,唯一有权力大力反对的,是市科委的人,要一个高中生来科委当副主任,我们这些高工、教授的脸往哪儿搁?

可事情就蹊跷在这儿了,科委的人居然一声不吭,硬生生地咽下了这一口气,这不能不让人生出一些联想。

事实的真相是:科委的小辫子,被人抓住了,科委的一干领导生恐事情闹大,大力弹压了此事。

这个小辫子,还是要从陈太忠的身上说起,有一次,他听开发区街道办的马飞鸣说起,小马的师傅刘建东因为误伤科委的子弟,没评上烈士,第二天他嘴皮子图痛快,拿这个恶心了王宏伟一下。

王宏伟当时正发愁“西门斋服毒案”一事呢,猛地听到这事儿,就想起来,当年刘建东好像是替现任的副局长王智宏背了黑锅,而西门斋正是负责弹道鉴定的技术员。

于是,案情就有了突破,在私下的沟通中,王智宏很痛快地承认了,西门斋确实是被他搞掉的,因为那厮试图用当年的案子要挟王副局长,要王智宏把他从“毒品换肥皂”案的泥淖中摘出来。

原本,王智宏只是想保住自己的位子,可是常三的案子连省警察厅副厅长、素波市警察局长卢刚都栽进去了,他怎么捞得出来西门斋?而且西门斋这厮居然敢拿陈年旧事威胁上司,实在也有点让人无法忍受。

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丫敢第一次威胁,以后就敢第二次威胁,王智宏见过的敲诈案多了,非常明白这一点,说不得只有一不做二不休了。

可是等到王宏伟找他谈心,他就知道。这次是躲不过去了,大家都是干警察的,谁的眼里也不会揉沙子,不在私下交待清楚,王局长一翻脸,公事公办地彻查此事的话。他就得等着吃枪子儿了。

私下交待清楚的话,为了警察局的形象和班子地稳定,没准能混个病退,反正,西门斋的死已经定义为“因公殉职”了。

当然,王宏伟也说了,你丫老实说明白了,我会适当地考虑。从大局出发的。

事实上,王智宏对刘建东死了还要背黑锅,心里也是十分地不忍,而且,科委那个案子,也确实有点蹊跷——一个小女孩跑到离科委那么远的地方做什么?

所以在风头过了后,他用了很长的时间。去偷偷地调查,最后,他很惊讶地得出了一个结论:敢情,这件事里,科委的屁股也不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