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八章

第五百八十 第七百零七 八章

陈太忠这一去,就是十分钟都不止,这一桌除了四个处级,还坐了几个老资格的科级干部,其中资格最老的,当属阴平科委的耿主任了。

眼见菜都上来了,其他桌子都开吃了,耿主任看一眼文海,冲桌上的菜努努嘴,那意思很明显,文主任,开吃吧?

文海笑着摇摇头,“等陈主任回来再开工好了……”

一言既出,四座皆惊,尤其是邱朝晖,虽然低着头,眉毛却是不由自主地跳了一跳,这个,文海在向这个年轻人示好,而且还不怕大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呢?

遗憾的是,陈太忠是铁青着脸回来的,他在桌子边一站,也不向下坐,冲着文海点一下头,“文主任,下午这个会议,你主持吧,我有事,要去一趟素波。”

“去素波?”文海讶异地重复了一句,看他连坐下的意思都没有,于是点点头,“成啊,你先坐下,吃两口饭再走嘛。”

“没时间了,”陈太忠冲着桌上的几个人点点头,勉强地笑笑,“不好意思,大家慢慢吃,我要先走一步了。”

看着他转身离开,阴平的耿主任犹豫一下,发问了,“这个陈主任,怎么毛糙成这个样子啊?说走就走?”

他今年五十九,马上就下的点儿了,算是科委资格最老的,所以说话就不怎么客气,尤其是陈太忠以一个高中生的身份,空降到科委当副主任,这让他有点看法。

听到这话,邱朝晖木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杯子不做声,梁志刚拿起餐巾纸慢条斯理地擦着碗碟。只有文海愣了一下,才苦笑着回答,“估计事情紧急吧?”

“现在的年轻人。一点纪律性都没有,”耿主任不满意地嘀咕了一句,转头看看同桌的李健,“小李。要是你爸在的时候,他肯定要挨训地。”

李健无声地笑笑,那笑容,看起来有点艰涩。有点无奈。

“你怎么知道,他就不是有重要事情呢?”邱朝晖冷哼一声,眼睛却是依旧盯着自己的茶缸,头也不抬,“你对这个年轻人。有多少了解呢?”

耿主任被这话呛得微微一愣,刚要说什么,梁志刚放下擦好的碗碟,抬头一笑,“好了好了,大家开吃吧,呵呵,下午还要开会呢……”

是什么原因让陈太忠匆匆离开呢?毫无疑问,是蒙勤勤地那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