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无端祸事

第七百一十九章 无端祸事

陈太忠这一送人,就送出问题来了,有荆紫菱和小可乐的指点,他的林肯车很轻松地抄小路绕过了路障,一直把小可乐送到距离宿舍不到一百米的地方,才停下来----宿舍在山坡上,汽车上不去。

“还好雨不是很大,”荆紫菱看着小可乐顺着台阶小跑上去,叹口气,“真倒霉,本来说晚上出去玩呢……”

“玩什么玩?老实回家,”陈太忠利索地一打方向盘,将车掉了头就待向校外驶去,只是,没走几米远,就见一个人打着伞,在小路中间走着。

路原本就不宽,这家伙走在路的正中间,陈太忠想伸手按喇叭,可是想一想又放弃了,放慢了车速,在那人身后缓缓地跟着。

那位听到了身后汽车轮胎压着马路的声音,转头过来看一眼,只当没看见一般,扭头继续走,走得却是更慢了。

这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衣着挺普通,头发有点花白,陈太忠被他这一眼看得有点冒火,“我靠,哥们儿招你惹你了?”

“这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不过我不记得他叫什么,”荆紫菱也看出来了,那位是有心刁难这辆林肯车呢,“别跟他一般计较。”

“我发现我的脾气越来越好了,”陈太忠哼一声,压住了心头的火气,等走到路宽一点的地方,林肯车缓缓提速。从那人身边超了过去。

车尾刚刚超过那人,就只听得“嗵”地一声大响。自车尾部传来,陈太忠一扫倒车镜,却发现那人的手还没放下,显然,那厮向林肯车扔了一个什么东西。

呀哈,真是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陈太忠一脚刹车,林肯车就站住了,接着就熄了火走了下来。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呢。那位从路边捡起一个金属杯子。再次恶狠狠地向林肯车砸了过来,敢情,刚才他砸车,用地就是手里的茶杯。

“你有毛病啊?”陈太忠见状,真的是火了,一撸袖子就要上前,谁想荆紫菱钻了出来。“太忠哥,这是学校的老师。”

“老师就能砸我的车啊?”陈太忠哼一声,手指那厮,刚要发话,却不防那位就像被人踩了尾巴一样尖叫了起来。

“你的车把水溅到我身上了,”他手指自己的裤腿,那上面有水迹若干,“开一辆破车,很了不起吗?你知道不知道。校区不让开车进来!”

“你放屁,我的车开得那么慢,能溅起水来?”陈太忠可真气坏了,上前一把拎住了那厮的脖子,“看你是老师,我不想动手,把修车钱给我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