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只会增加

第七百二十八章 只会增加

这次去天南大学,陈太忠也没找荆涛,而是直接找到了教务处,教务处处长一听是被砸车的那位,想不接待都不行——他可不想让事情继续闹大。

只是,学校的规矩,他还是要维护的,热情洋溢地接待了陈太忠,客客气气地聊了两句之后,处长表态了,“这件事呢,双方都有责任……”

“停,你这话……我就不爱听,”陈太忠手一竖,笑嘻嘻地打断了对方的话,“电视里都说了,让救人的女孩穿着染血的衣服回去,有点不合适,所以,我不认为我有任何责任。”

“你要这么说,我也无话可说,”教务处长听着,脸就沉下来了,他知道陈太忠是副处级的干部,不过,他对陈太忠的尊重,还是因为这件事里,古城西做得确实太不合适。

事实上,这位处长也就是享受正处的待遇,是从学校老师里选拔上来的,要不能再升半格进入校领导层,将来退休也就是普通教师,他没必要刻意去巴结下面地市的一个副处——这位若是素波的,或者还能考虑一下。

“无话可说就好啊,”陈太忠被这话激起性子了,笑得更灿烂了,“现在呢,我是打算请求贵校,辞退此人……修车钱我不要了。”

“这个做不到,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教务处长怒了,他听说过此人曾经如此扬言。可是眼下听到真人版,他真地憋不住了,“学校里的事情,不是你们外面人能插手的,教育界不怕压力。”

不过,下一刻他就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努力让语气显得缓和一点,“我们肯定会处理古城西。他对荆教授的非议,很恶劣。造成了极坏的影响,这个我们是承认的……”

“可是说起他砸你的车,我们不认为他是完全没有道理地,他可能只是基于义愤,”教务处长咳嗽一声。“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他的心胸不像你想地那么狭隘。”

“哈哈,孔乙己好像说过,窃书不算偷,读书人的事儿,怎么能说是偷呢?”陈太忠笑得很灿烂,话却是极为阴损。“只算是窃,对吧?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就是这么要求自己的?”

“人民公仆,闯禁行就是应该的?还打人?”比说风凉话,教务处长可是不怵对方,“我说小伙子,得意不可再往,你也不希望我们把情况反应到凤凰吧?”

“凤凰市那里,你们随便反应。怎么添油加醋都行,我无所谓地,”陈太忠怎么会怕这种威胁?他笑得很是肆无忌惮,“倒是我能影响一些工作分配的指标,呵呵……哦,这种事。我是不是该去找就业指导中心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