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六七章

第七百三十六 七章

听完许纯良的描述,许绍辉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唉,这个董祥麟,真是、真是活该,不过……小陈这么搞,多少有点不合适,完全无组织无纪律嘛。”

“那他就该吃这个哑巴亏?”许纯良居然顶了老爹一句。

“呦喝,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啊,”许绍辉又好气又好笑地瞪了自己儿子一眼,旋即叹口气摇摇头,“你们这一代人啊,啧……真是,连尊敬长辈都不会了。”

他这话自然是有感而发,不仅仅针对自己的儿子,也是对陈太忠行为的一种评价,他的心情很矛盾,确实,陈太忠受的委屈有点大——不过,这家伙的个性也真的有点张扬。

下一刻,他就抛开了这个想法,不过是代沟而已,倒是自己的儿子结识了陈某人之后,性格好像强一点了,倒也未必就是坏事。

“换了我是他,也不可能再为这种事去麻烦蒙艺了,”他看一眼自己的儿子,笑一声,“那方案估计是严自励拿过去的,人家已经算是帮过他了,这个家伙啊……不像你想的那么没心眼。”

姜还是老的辣,许副省长只略略听几句,就猜到了蒙书记大致会怎么帮忙,到了那个级别,自然就知道怎么做才合适。

那可也未必,许纯良心里嘀咕一声。他今天算是听出陈太忠地意思了。那厮眼里,省长和农民都一回事,之所以不找蒙艺帮第二次忙,大概只是不好意思,却未必是存了利用你儿子地心思。

“好了,你去吧,”许绍辉一挥手,把儿子撵走了。自己一个人静静地思考了起来,好半天之后,才大声说了一句,“小良,把你拿的那个资料给我……”

第二天上午,那帕里就把整理好的初审报告直接交给了肖劲松,肖秘书长拿过来翻一下,眉头就皱了起来,“怎么还是两个建议?”

只有区区的五百万啊。老大你不要难为我了,成不成啊?一时间,那副处长都想哭了。只是,该做的解释,那还是要有的,“我们倾向于拨给凤凰科委,不过,跨级拨款……所以就列了一个备用方案。”

“我没有看出来,主用和备用的区别,”肖劲松将两张纸向桌上一扔。冷冷地发话了,“小那,你这是打算让我猜吗?”

“我马上去注明,标注出我们综合处的意见,”那帕里捡起报告就向外走,状若诚惶诚恐,心里却是终于踏实了。敢情。肖秘书长真是要挺陈太忠地——最起码,人家是要把自己摘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