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两章连发

两章连发)

“人真的是死了,”古昕笑笑,也没有什么忧心忡忡的样子,“一会儿技术科的来,拍一下照,呵呵。”

丁小宁的屋里,现在只有陈太忠出来接待他,其他三女都跑到了阴面家的卧室去,假装睡觉也好,躲着不出来也好,反正是坚决同阳面家的三个卧室划清界限——小偷是从楼南侧甩下去的。

“还好,是真的小偷,”古局长大大咧咧地坐到沙发上,顺手点起一根烟来,他的话有点如释重负的味道。

“到底怎么回事啊,老古?”陈太忠现在听话的水平,不是一般地高,马上就听出了其中的蹊跷,于是就有点不满意了,“合着这小偷,还有家养的和野生的区别?”

“曹小强有点不识相,有人想搞他一下,”古昕笑着解释,“反正他狂得厉害,眼里也没我们横山分局,他不是跟傅宇关系好吗?让他找傅宇去啊。”

他是踩着傅宇上位的,跟曹小强的关系好得了才怪,不过眼下傅局长在市局里挂个主任科员的衔儿,在党校“学习”完之后,回家养病去了。

“还真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了,”陈太忠瞪他一眼,“我说,这小区里面我好几套房子呢,这不是给我添堵吗?”

“这可是冤枉我了啊,太忠,”古昕手一捂嘴。懒洋洋地打个哈欠,“你看,我大半夜地就跑过来了……我都说了,这是外来户。小丁和望男的房子,那都是上了名单地,不让他们动。”

“到底怎么回事?”陈太忠有点不高兴——搁给谁能高兴起来?

“绕云有人要收拾曹小强,”古昕笑一声,慢慢地解释。

绕云是海角省的省会。这就是跨省的恩怨了,不过,事情的起因。却是因为有人来凤凰搞房地产,跟曹小强地利益起了冲突。

所以,曹小强的阳光小区的房产证,办得有些磕磕绊绊的,又有人鼓动这里的业主闹事,总算是章尧东跟曹小强地关系尚可,事情才没搞大。

这么一来,曹小强也火了。有心给那些“不明真相”的业主一点教训,结果那边更狠,直接找了爬窗户的小偷来,还放出风来,说是那些小偷是艾滋病患者。

说实话,曹小强现在都有妥协地打算了,最起码,保安夜巡要恢复了,要不然日子久了。“不安全”的名声传出去,他的阳光小区还怎么卖得起价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