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六七章

第五百八十 第八百四十六 七章

陈太忠当然不是一般人。

他反手一抬,就捉住了对方砍来的刀锋,大力一拽,刀和人就跟着过来了,随即就是一个响亮的反手耳光,那人登时被打得跌了出去,刀却留在了陈太忠手上。

“喂喂,大家不要打了,”黝黑汉子一边喊一边跑过来,“误会嘛。”

陈太忠哪里管什么误会不误会?手执着砍刀的刀刃儿,“噼里啪啦”地就是一通乱砸,硬生生用刀柄砸得一帮人四处乱跳,远远地避开,才冷哼一声,将砍刀丢在地上,转身冲王浩波招招手,“走,咱们回房间。”

“喂,朋友,留个字号,”黝黑汉子见他气势不凡,追着喊了一句,“今天这事儿,就算揭过了。”

“你算什么东西啊?”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眼中是不尽的傲慢,“也配做我朋友?”

呀哈,黝黑汉子火了,才说要张嘴说点什么,却见对方又转身手指自家的一人,“小子,你敢把手拿出来,后果自负啊。”

他可是明白,手揣怀里的这位,腰里是别着管子的,见状忙不迭大喊,“小刚,小刚,别胡来啊。”

那个小刚本来也就是下意识的举动,待见到陈太忠冲自己指指点点,才摸到枪把的手,登时就觉得有点腕子上发不出力来。待听到自家老大在喊别胡来,插进衣襟的手,就再也拿不出来了。

王浩波倒真的沉得住气,也没惊慌,慢慢地走上前拍拍陈太忠的肩膀,颇有点处长地沉稳,“呵呵,早听别人说你厉害了,这次总算开眼了,走吧。”

看着他俩施施然离开。小刚转头讶然地问黝黑汉子,“六哥,为什么不搞他?”

“笨死了。锦园的老板是谁你知道不?”六哥哼一声,“打打架不要紧,你要动了管子,那麻烦可就大了,明白不?”

“不过这家伙。有点太嚣张了吧?”小刚还是有点不服气,转头看见披肩发一帮人,“靠,是不是这帮人,得罪了六哥你?”

“算求,没心思跟他们计较了。”黝黑汉子哼一声,琢磨一下。转头走到披肩发身边,抬手拍拍那位的肩膀,“小子,刚才你不是挺牛逼的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那位一看这架势,也知道自己是撞上黑道了,沉着脸不吭声,却是也绝对不道歉。

“老子今天心情不好,”黝黑汉子抬手拍拍对方的脸颊,不算耳光。却是很侮辱人。“妈逼的你再绷个死人脸给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