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六七章

第八百六十六 七章

雷蕾的电话,直到十一点半的时候才打了过来,这个时候,锦园的房间内,一对男女刚刚释放完彼此的热情。

“喜欢《廊桥遗梦》吗?”轻轻抚弄着身上男人的胸膛,张梅轻声发问了,这是一个暗示,只是,说这话的时候,她甚至不敢抬眼去看男人的眼睛。

“嗯,没看过,”陈太忠也就是大概听说过一点剧情之类的东西,闻言轻笑一声,“其实,我喜欢《查太莱夫人的情人》,我看过英文版的。”

这倒不是他吹牛,他真的看过那本书,当然,他一开始的目的,还是想琢磨一下男男女女之间的情感——谁要那本书那么有名呢?

越是禁的,反倒是越容易红。

而且,以他对《廊桥遗梦》那剧情一知半解的了解,总觉得跟《查》一书相差无几,所以他才如此回答——不都是恣情纵欲的发泄吗?

张梅一听,却觉得刚刚冷却的身体,再度变得有些燥热了,喜欢上《廊桥遗梦》之后,她也托人带了这本大名鼎鼎的书来看。

不得不说,这本书被禁和那本书大红,是有原因的,关键还是在于尺度的描写,不过,《查》书虽然涉嫌低俗,但是其间描写,还是很细腻很温馨的,正正在张梅能接受的范围之内。所以谈到这个,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有点兴奋了,不过,她试图掩饰一下。“那好像……是本黄书吧?”

良家妇女,果然还是比较内敛的!两人既然还紧紧地堆叠在一起,陈太忠自然意识到了她身体的反应。

想到这个,他就想起了刚才她所说地事情,顿时心生不忿。“老庞这家伙真不是东西,居然随便拿你送人,裘之喜……更不是什么好人。”

这话果然是降火良方,比冰镇绿豆汤之类的管用多了,几乎在五秒钟之内,张梅身体的稳就降了下来。说起这个,她实在有点耻辱感。

原本她还有心跟陈太忠腻歪一下呢,眼下既然没了心情,她默默地推开他,翻身下床,赤着身子向卫生间走去,两道亮光,顺着大腿内侧流了下去。

“别跟我说这个……他已经疯了,为了升官,走火入魔了!”

“唉。”陈太忠长叹一声,琢磨一下,“这样吧,我帮你调个工作算了,你要是混得比他还有前途的话,估计他也不敢再强迫你做什么了吧?”

这话一说完。他就有点纳闷了,哥们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富有同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