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0章 一身冷汗

第八百八十章 一身冷汗

那书记气儿平了,可是那帕里还年轻呢,自然要恨李毅光入骨了,官场上这点事儿真的是很常见,很多恩怨,产生得莫名其妙却又无法避免。

不过,人家李毅光已经坐大了,却不是那处长能搬得动的,两人又不在一个系统,他也只能干等着。

现在李毅光调到高管局了,下一步高管局的事情理顺,常务副厅长崔洪涛肯定要回厅里去,李副局长扶正指日可待,到那时候,李毅光享受的可就是副厅级别的待遇了。

那就更不是那帕里够得着的了。

当然,眼下的那处长,脾气也被磨练得差不多了,虽然对李毅光仇恨依旧——其实就是一口气儿不顺而已,可也只能将恩怨暂时搁置了。

只是,今天听沈彤说起来,想到高管局去公关,那处长心说,靠,这机会太难得了,不给李毅光使个小绊子,简直是天理不容啊。

那家和李家的恩怨,那帕里并不怕说给陈太忠听。

当然,在官场上混,守口如瓶是重要的,那帕里心里怨恨李毅光,却等闲不跟别人说,他憋着劲儿,要在时机合适的时候,狠狠阴人一把,要是早早地嚷嚷出去,不但提高了阴人的难度,没准反倒会被李局长直接放翻了。

省公路局的常务副局长,那可也是手握大权的呢。

可是这世间事不是一成不变的,那处长等闲不跟别人说这个,但遇到跟公路局没交集的、又可能帮得上他的人,他倒也不怕悄悄地说两句。

这自是因为他占了理,人走茶凉那是官场常态,可是久负大恩反成仇,这就是非常态了,这种人没几个人待见,大家换位思考一下就什么都有了:若是我提拔的人是这样呢?

所以,面对信得过的人,他悄悄说两句,那是有力的诋毁——纵然有人会不以为意,但是听过的人,大多是会对李毅光产生一点看法的。

原本,那帕里就以为陈太忠猜到了什么,现在娓娓道出,倒也没觉得就怎么不妥当了。

可是陈太忠听得有点弄不明白,“你让沈彤去高管局找李毅光,怎么就能确定,能让李局长因为这个坐蜡呢?”

“呃……”不是吧?那帕里奇怪地看陈太忠一眼,“你不会不知道,范晓军是通张高速路的总指挥吧?”

“我还真不知道!”陈太忠听得有点汗颜,“最近凤凰科委的事儿忙得我焦头烂额的,哪里有心思操心这些?”

“那现在你知道了,”那帕里的嘴角**两下,心里有点后悔,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唉,早知道他没猜到,我这话就说得冒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