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 见黄老

第九百四十一章 见黄老

陈太忠和荆家兄妹来到黄老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穿过重重警卫抵达中院,黄老正由两人陪着,在院子里散步呢。

黄汉祥将三人一一引见一下,大家就坐在院里的葡萄架下,很随意地聊着,果不其然,黄老最喜欢的,也是荆紫菱这活泼的小丫头。

“倒是没看出来,你爷爷那块木头,能生出这么灵气的一个孙女儿,”他笑着点点头,“不过,我家老二的外孙女儿小朦,可是比你强一点。”

听他这么说,满座哗然,谁想得到,黄老老也老了,好胜心还这么强,而且就毫不忌惮地说出来了。

“我可是很聪明的,”荆紫菱很不服气,“马上大学毕业了呢,看过的书可多啦。”

“哦?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已然不胜簪?”黄老不以为意地笑笑,“嗯,我打算写这么几个字儿送给你爷爷。”

“呀,黄爷爷你这是笑话我爷爷呢,”荆紫菱一听,小嘴撅起来了,“你笑话他的头发,说你这信还没写呢,他已经白发稀疏了。”

她一听就听出来了,这个典故来自杜甫的《春望》,“……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显然,黄老这么写,那意思就是说,我的字儿到了,抵不抵万金不好说,可是你的白头都不用搔,已经插不住簪子了。

“哈哈,小姑娘挺聪明的嘛,”黄老乐得哈哈大笑,短短一个中午,秘书已经通过关系,找了十好几条可以“回敬”的内容,他正琢磨该用哪条呢。

“既然你不高兴,那就不给他写这个了。”好不容易,他才止住笑声摇摇头,“那你看这个怎么样,雨中黄叶,灯下白头?”

“这个好啊。”荆紫菱笑着点点头。旋即又皱着眉头叹口气。“可惜地是。爷爷年纪大了。怕是来不了北京啦。”

此句源于“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其用意只看诗名便可得知——《喜外弟卢纶见宿》。黄老若写此句。当然就是希望自己地“外弟”荆以远。能来北京“宿一宿”地意思。

以年齿来论。黄老大荆以远两岁。

“咦。不是吧。这个你都能知道?”黄老有点不服气。老小孩心态上来了。“你再看看这句……”

结果他连出五个句子。都被荆紫菱一一说破。黄老拍着躺椅扶手。哈哈大笑起来。“荆以远一定很得意你这丫头。唉。他算是后继有人了啊……”

荆紫菱笑嘻嘻地看着他。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不过眼角眉梢地笑意中。除了烂漫还带了些许地傲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