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章 致病

第五百八十 第九百四十七章 致病

终于,陈太忠还是没在素波留宿,而且他出给的理由让雷蕾很是不能接受,“我看科索沃解放军不顺眼,不行,要回凤凰了。”

雷蕾在那里呆了足有十分钟,才长叹一口气:太忠这是不想跟我好了?还是说……南斯拉夫真的跟他有关?

陈太忠是闷头上了路之后,好半天才捋顺了自己的思路,国家的钱跑出去了,那就是吸民血以资敌,别的省别的市咱管不了----起码不能名正言顺地管,可天南省哥们儿是可以想想办法的。

不过很遗憾,素波纺织厂不在凤凰,不属于他的势力范围,蒙艺倒是有心管了,可是……姓蒙的那厮说自己欠了他人情!

张罗两个亿,赶紧地给蒙艺送过去,那样蒙书记管起来也有动力不是?他觉得这件事情,实在是不能再耽搁了。

原本,他还想着要避嫌呢,若是自己出现在香港,作为抵押的珠宝将来一旦不小心泄露出去,那他的行程肯定要被追查,再加上悲伤之夜他就住在离香榭丽舍大街不远的地方,这就比较麻烦了。

当然,就算是麻烦也是小麻烦,毕竟须弥戒这种仙家玩意儿,在别人眼里是比较逆天的存在,但是被调查总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在陈太忠的计划中,他原本是想着要任娇或者唐亦萱代他去香港走一遭,实在不行,给丁小宁让她一个须弥戒去香港也成,不过那样的话,他得忽悠着“脏活”小董去做随行。

现在也不用说别的了,干脆自己去得了,也省得让那几个女人担心受怕,还得对小董遮遮掩掩,白白耽误时间。

等陈太忠车到凤凰,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他琢磨一下,还是偷偷溜到了临置楼,没办法,吴言对他的北京之行挺上心的,时不时地给他发个短信问候一下,眼下混回一幅黄老的字儿来。最开心的应该是她了吧?

吴言正坐在梳妆台旁,拿着纸笔写着什么,见他无声无息地进来,愣了一下,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低声嘀咕一句,“死人,终于舍得回来了。”

就这么一句话。陈太忠体内压抑了许久地欲望登时爆发了出来。也顾不得卖弄那字儿了。一把将她推倒在**。冲着她挺翘地臀部就是两巴掌。

“轻点儿。”吴言已经知道他要做什么了。不过。她喜欢他略略地粗暴一点。而且。她更喜欢看他因为迷恋自己而欲罢不能。

自己这具身体。还能吸引他多久呢?她正迷迷糊糊地感慨着。只听得几声轻响。下体先是一凉。随后那巨大地火热粗暴地肆虐了进来。她禁不住低声叫了起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