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 包里有硬货

第九百五十七章 包里有硬货

苏厅长此举,大致可以理解为服软的迹象,当然,事后他也可以解释为不服气,想要跟这狂妄的年轻人叫真的行为,反正,嘴在他身上长着呢,难道不是吗?

见这厮如此地上杆子找抽,陈太忠刚想再说两句狠话,却冷不丁看到了支光明投来的求助的眼神,略一沉吟,他终是点头笑笑,“呵呵,苏厅长坐回来喝酒,那就不会后悔了,要不然,回头一定要找个时间,让苏厅喝得吐血才能罢休。”

老支啊老支,哥们儿挺你这也算挺到位了。

支光明却是有点坐卧不安,有心将其他人请出去吧,桌上也没几个人,反倒是落了痕迹,不过转念一想,不成,今天苏厅这丢人模样,实在不能传出去,说不得还是使个眼神,那秘书和马副总一看就明白了,不着痕迹地找了借口离席而去。

反倒是跟苏厅长同来的中年男人不知进退,就僵在那里,不但不走,反倒是笑吟吟地看着陈太忠,“让苏厅喝得吐血吗?呵呵,陈主任打算在哪里摆酒啊?”

“地方你随便选,进不去是我的问题,”陈太忠不屑地看着他。冷笑一声,装逼不是错,别到哥们儿跟前装好不好?“要是我选。那是难为你。”

“那麻烦你难为一下我吧,成不成?”那位明显地也恼了,说话也口不择言了起来。“说个地方出来就成,我要是真地难为了。自罚三杯,怎么样?”

显然的,这家伙也是号人物,说话做事不但有底气,而且能将结果引到“罚酒”上。就越发地减轻了场面上的不和谐气氛,其社交功力也可见一斑。

你想去仙界呢。去得了吗?陈太忠嘴角泛起一丝不屑地笑容,淡淡地看着他,好半天才摇摇头哑然失笑,“呵呵,不说了,我说咱们还是喝酒吧?”

“不行,你一定得说来听听,”这位直勾勾地看着陈太忠,缓缓地摇头,脸上挂着的笑容虽然温和。眼神中却是大有深意。“我真的想开开眼呢。”

“太忠,这是我老板呢。刚才我跟你说了啊,冷总,”支光明笑嘻嘻地插口了,“有什么好地方,跟冷总说说呗。”

冷总就是支总上面那家一包公司地副总冷尧迭,负责陆海省的一级路工程,开工计划地变动,就是由他通知给光明建筑的。

很显然,支光明不欲两人弄得太僵,同时估计又有让陈太忠略略打压一下此人气焰的想法,才如此发话了,不过很遗憾,他并不知道,陈太忠所指的地方,实在是超出了大家能想像得到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