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四五章

第九百六十四 五章

蒋君蓉带人去凤凰招商办,当然不仅仅是交流那么简单,素波招商办已经得了市里通知,一定要把伯明翰的投资留在素波,这是军令!

这个投资,当然不是指其他已经有了意向的项目,而是尼克嘴里的所说的几千万要投向凤凰的资金,是的,市里高度重视。

尼克这话要是在伯明翰讲,还真未必有几个人在意,他有多大能力谁还能不知道?再说了,这厮平日里的行为也多狂悖,出尔反尔的事例不胜枚举,正是标准的政客口碑。

不过这话在素波说,那就不同了,人家那可是议员呢,英国的!

就算以后事实证明人家是胡嘞嘞,那责任也不在轻信者的身上,反倒是若有两个曾经心存疑惑的敢跳出来,绝对会死的很惨。

反正,去年甯家的大项目落地凤凰,就让素波市一干人等耿耿于怀,今年又有上亿规模的单子,又要飞向凤凰,这个脸,就算朱秉松丢得起,别人也丢不起不是?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两个项目的性质很相近,都是上规模的,资金的来源也都是极具代表性的,而且政治意义极大。

令素波人郁闷的是,这两个项目都即将有另一个共同的性质了:人家青睐的都是凤凰,这第二个项目眼见也要落在凤凰了,形势已经到了极其险峻的程度!

蒋君蓉以擅长做工作而闻名,身份又同陈太忠相当,所以就领了这个任务,只是其时陈太忠已经到了京城,等了几天之后,蒋主任不想再等了,索性打了交流的幌子,去凤凰找秦连成。

秦连成倒是很客气地接待了,不管怎么说。省城来人取经,原本就是对他所分管的工作的一种肯定,谁想蒋副主任私下里将目的一说,秦主任的计委马上就开始连续开会了。

没办法啊。秦连成八成迟早是要回素波地。总是不宜得罪省城地人。可是让他去压制陈太忠也不可能。就算将陈太忠换了张玲玲。他也不能压制——人家一状告到章尧东那儿。他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事实上。秦主任甚至不知道。这投资到底有影儿没影儿。反正。他欺蒋君蓉不方便将这事公开。少不得就要躲了。

等到陈太忠回来。他就想将事情推过去。谁想陈太忠在凤凰蜻蜓点水一般待了一天。转头又走了。他只能将陈某人地行程告知蒋君蓉——你看。他去香港了。你是打算等呢。还是打算追啊?

没等蒋君蓉做出决定呢。消息又变了:陈主任去深圳了。大概不去香港了。

深圳这可就正好了。蒋君蓉地老爹在那里有俩老朋友混得风生水起地。她正琢磨着怎么去宰那俩叔叔一道。带回点项目来呢。那就去转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