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3章 沦陷边缘

第九百七十三章沦陷边缘

雨丝越来越密,却是温柔得很,逐渐地,山山水水都笼罩在了雾一般的水气中了,唐亦萱看了不知道多久,鼻中猛地嗅到了茶香,转头一看。阳伞的另一边出现一个小圆凳,清茶一壶,茶盅两个。

陈太忠却是坐着那大班椅在雨中。眼睛微眯着,似是在想什么事情。

“还不进来?”唐亦萱才一发话,才发现那厮身上半点雨滴都没有,雨水到了他的头顶。似乎遇到了玻璃罩一般分流而下,不由得心中暗恨:怎么就忘了这家伙不是正常人了?又得被他笑话了。

果不其然。陈某人眼睛一睁,不怀好意地冲她笑笑,“你这是……让我进哪儿啊?”

“无赖,”唐亦萱瞪他一眼,不过她被这家伙地口舌轻薄惯了。倒也没有在意,“你这是在做什么?”

“吸收天地灵气。这里的浓度大一点,”陈太忠的眼睛又眯起来了,“风景也不错,真想搬回凤凰去。”

“不要啊,”唐亦萱听得登时就是一惊,“这水库关系着多少人地生存,关系着多少土地……”

“开个玩笑嘛,”陈太忠笑得前仰后合的,“你不会以为我真有这么大的能力吧?”

“你这家伙,满嘴就没句实话。”唐亦萱瞪他一眼。略略地犹豫一下,“太忠。你能不能教教我……你会的这些。”“我一直等着你这话呢,”陈太忠笑一声,伸出手来,拇指和中指搓动两下,做出个点钞地架势,“呵呵,不过……条件呢?”

唐亦萱登时默然,好半天才叹一口气,“你跟晓艳都那样了,你……不要逼我好不好?咱们……做一世的好朋友,行吗?”

“你相信你自己说地话吗?”陈太忠冷笑一声,官场中沉浮近两年,他已经不是那个不通世事的初哥了,男人和女人,一世的好友——世界上有这种事吗?

“你变了,变了很多,”唐亦萱叹口气,拿起茶壶给茶盅加满,一饮而尽之后,又侧头呆呆地望向湖面。

一直到五点多钟,阴霾的天空越发地黑暗了,唐亦萱叹口气站起身子,将躺椅收入须弥戒中,低声叹口气,“欢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地……好了太忠,咱们走吧。”

陈太忠收拾起东西,淡淡地吩咐一句,“抱紧我。”

唐亦萱不疑有他,伸手去环他的腰,谁想那厮猛地紧紧抱住了她纤细地腰肢,大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盖了下来,舌头也伸进了她的牙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