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四五章

第九百八十四 五章

“哎呀,”钟韵秋被陈太忠拍得轻呼一声,接着又娇笑了起来,将嘴巴凑到他的耳边,轻声嘀咕,“你别她年纪小,家里片子那么多,她可是看过不少,精通得很,一会儿……别给我丢脸哦。”

“我说我答应了吗?”陈某人冷冷一哼,“好了别说了,上车吧。”

当然,陈太忠也仅仅是嘴硬而已,对大多数男人来说,活色生香的美女总是不易抵挡的诱惑,是的,男人是通过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的。

相较而言,陈太忠认为自己还是比较经得住的诱惑的,他将女孩拉上车之后,一直没有正眼看她,一直到了饭店。

钟韵秋找的这家饭店门脸不大,装潢搁在凤凰市区,也就是典型的街边小店,不过在曲阳这儿,看起来就很像那么回事了。

难得的是,不大的饭店居然有两层,还有包间,三人进了包间,不多时,一个四十多岁粗壮的女人走进来招呼,“小钟今天有空来了?”

敢情,这家饭店以前是供销社的定点饭店,老钟在台上的时候,对这里也算照顾有加,等老钟下了之后,这里又活动上了城关派出所,买卖总是比别家的要强上那么一点。

“酒要九月黄,来只两斤的小芦花……要家养的啊,其他的,你捡拿手的上吧,”钟韵秋淡淡地吩咐了。别看她在市里可怜兮兮地,可是在这里说话。却是很有点威严。

九月黄是城关不远处一个小酒厂生产的黄酒,也属于纯正地曲阳黄,产量不大,芦花鸡两斤的也是小鸡,肉质细腻口感好,再小就没什么味道了,她笑着对陈太忠摊摊手,“来曲阳你就吃特产吧,高档的东西。真的没办法跟市里比。”

老板娘却是很少见钟家的丫头跟别人这么客气的,她还想着接点区政府的客饭呢,所以对小钟一直挺巴结,听到这话,说不得讶异打量了陈太忠一眼,才转身离开,心说这估计是凤凰来的什么人物了。

陈太忠的心思,可不在吃上,他琢磨了一下刚才钟韵秋地话。转头看看张巧梅,“你家的商店,被人封了?”

“嗯,”张巧梅点点头,眼睛虽然直勾勾地看着他,脸上却是微微地有点红晕,显然,这丫头还是有点放不开的那种。

“我倒不是不能帮你说话。问题是……”陈太忠嘬嘬牙花子,苦笑一声,“关键是,我纯粹就是路过,这次我能压着他们解决了问题,下一次呢?你担保文化局的不再找你家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