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你来我往

第一千零四章 你来我往

朱秉松的脸,在一瞬间变得雪白,这不是蒙艺的战书,这就是宣判书。

蒙艺这是举着大义的牌子,狠狠地给了他一刀,人家都说明白了——你在天南的政治生涯,止步于此了!

政治斗争从来都是你死我活的,一点点小问题都可以放大到无限倍,更何况眼前这问题远远谈不上小?

堤坝出问题,那他朱秉松怎么都跑不了,不出问题他也跑不了,这么大的险情面前,蒙书记居然念念不忘陈太忠,还要夹枪带棒地点出来,他朱某人今后的路,可想而知了。

堂堂正正地一刀,躲无可躲避无可避,虽然是借了大势,可是,只要蒙艺有这么强的收拾他,那么就算错过今天的戍,再找个碴儿也是容易至极。

一时间,朱秉松万念俱灰,就算他在朝中使劲儿,勉力保得住那个副书记的位置,但没了市长的头衔,一个区区的副书记,很容易被边缘化的。

而且,朝中使劲儿……再使劲儿能斗得过蒙艺加上许绍辉吗?

一方大员就是一方大员,省里几个常委就算再说什么斗争艺术合纵连横,只要人家蒙艺认真起来了,又有足够的理由,无视他的背景放翻一个朱秉松,还真不会太吃力——一把手那不是白叫的,掌握了话语权,优势太明显了。

我错了,错得太离谱了!看着蒙艺离去的高大背影,朱秉松心里真的是悔恨交加,太得意忘形了啊,忘了天南这一块,终究是姓蒙的!

一个副省就觉得自己可以嚣张了,没人管了,殊不知在真正的权力圈里,其实渺小得可怜。

可是,姓蒙的你怎么就不早表态呢?要知道你这么在乎那么小小的一个年轻人。我手指头漏漏,可不就什么都过去了吗?

这一刻。朱秉松就忘了事情是他自己一步一步做出来地。只是在没命地琢磨:这是蒙艺早挖了一个坑。就等着我跳了。是吧?

杜毅冷冷地看他一眼。不说什么。也转身离开了。这都是你自己找地。那个小处长背后可还不止蒙艺呢。你倒好。想往死里整人家——人家跟你有那么大地仇吗?

蒙艺当着我地面。都把这话说出来了。朱秉松你好自为之吧。别地不说。只说为了维护省委一把手、中央委员地威信。你都逃不脱这一关了。谁敢生事。谁惹地都不止蒙艺一人。

中午十一点。关押陈太忠地房间打开了。任长锁面无表情地出现了。“陈太忠同志。恭喜你通过了组织地考察。你可以回去了。”

监控陈太忠地那二位听得却是惊讶无比。他们不是惊讶这结果。而是对任长锁地表情非常惊讶。任主任可从来是笑口常开地。这是……出什么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