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修炼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修炼

听到吕强这话,王浩波登时无语。

他不是水利专业毕业的,在设计院也只任了一个书记,但是他不是拒绝学习的人,设计院跟陈太忠的科委类似,书呆子多,所以他对这些原理,多少还掌握了一点。

一个小小的水库,被漫坝了,在内外压差加冲刷的作用下,坝内外水面居然四天都没有平齐,这简直是建筑史上的奇迹了,“你的坝基打了些什么桩子啊?我怎么觉得你这大坝……是不锈钢做的呢?”

“堤坝外侧引坝部分,我让他们用沙袋堆了一个斜坡,”陈太忠笑嘻嘻地插话了,当时他在坝上没命地释放仙力,见其他人无所事事,心里颇为不爽,于是很蛮横地下了这么一个命令,原本是有备无患的意思,不过他抓得紧,下面还真的铺了点沙袋,“这个会不会是原因?”

“沙袋算什么?一个水花儿就卷走了,”王浩波看他一眼,猛地想起点什么来,“要不……回去我查查白凤溪的资料,真是奇怪了。”

你要知道那沙袋和坝体都是我特殊处理过的,就不会这么说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才想接口,猛地想起……不对,“河道水位高了那么多,那下游怎么办啊?完蛋了……”

“倒没事,还好,”吕强笑着摇头,“下游是水道窄点,蓄水能力不强,挡洪水可没问题,就是……就是河道边上种的庄稼都完了。”

几句话下来,就十二点了,张国俊已经在韩忠的陪同下来了,大家找个地方坐下,边吃边聊,说得大抵都是些相见恨晚的话。倒是张厅长对丁小宁小小年纪就有了家酒店,有点略略地奇怪,心说这陈太忠怪不得吃人整呢,弄个小蜜都这么舍得投资,嚣张得有点过了。

等到酒席散去,大家还是谈兴正浓。不过张国俊是不敢再喝酒了,“咱喝茶吧,防汛形势太严峻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有紧急情况了,让杜省长或者蒙书记闻到我的酒味儿,当场就能摘了我的帽子。”

“蒙老大估计不至于,”韩忠笑着接话了,这里面也就他和吕强,说话随便点。谁想张国俊看他一眼,“你话正好说反了,朱市长的前车之鉴在哪儿摆着呢。虽然太忠能帮着求情,不过蒙书记就算想放过我都不行,真要那么做,就叫自打耳光了。”

我靠。这老家伙。陈太忠心里这个别扭。我帮你求情?我跟你有那份儿交情吗?他当然知道。这么说话。也是人家张厅长地一种交际手段。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话里。有点怪怪地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