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7章 无人救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无人救

小会议室里的争执,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薛时风除了再三强调,自己不知道龚亮的作为之外,再也不说别的了。

他真没什么可说的了,在县委大门口吃了人的耳光,让所有的人眼睁睁地看了笑话,这常务副书记的面子,那是掉得一塌糊涂了,估计要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县里抬不起头了。

薛书记都不知道,自己还应该做点什么了,斗争经验他是不缺的,不过像陈太忠这么强势的主儿,实在是太少见了,不但气焰嚣张地动手打人,还敢直接大帽子扣过来,咬定他是教唆犯,颇有点警察或者说纪检人员的工作作风。

可是偏偏地他这边还就没有什么好的应对手段,矢口否认那是一定的,但是接下来呢?接下来该做点什么?

按照常理,他应该追究对方污蔑的责任了,但是谁见到过受了纪律检查的同志,状告纪检监察人员污蔑的?是的,陈太忠不是纪检委,可是两者颇有几分相像之处,都是相当强势,背后支持的势力,也都异常强大----强大到可以随便扣帽子的地步。

所以,薛书记只能干坐在那里双眼朝天地生闷气,他其实很清楚,陈某人这是受了省纪检委审查之后,回来反攻倒算的,经受了纪检委审查甚至双规之后,能安然无恙地出来的人,短期内心理都会有一个失衡期----大多数人会变得小心谨慎、低调无比,走路都是只看地面,一有风吹草动就惊恐不已;但是有些人却恰恰相反,出来之后,从哪儿跌倒从哪儿爬起来,疯狂地秋后算账,用意不外是“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只不过我命不好,有个表弟撞正大板了而已,而且说实话。见过疯狂,也没见过这么疯狂的,而这家伙,仅仅是个副处啊。

薛时风也不敢再拿手机出来,刚才他试图出去打电话,被陈太忠一把拽了回来。“想跑,还是想串供?你给我老实地呆着!”

不过,他不出去,不代表没有电话打不进来,不多时,他的手机响了,蓝伯平瞪他一眼,“正讨论你的问题呢,你怎么还开着手机?”

“是我家人的电话。”奇怪的是,薛书记居然硬气了不少,随手晃晃手机。纪检书记正坐在他的旁边,探头一看,却发现来电号码是“张汇”。

“薛书记连襟地电话。”纪检书记面无表情地解释一句。在座地除了陈太忠。都知道薛书记地连襟是谁。这种亲属关系根本瞒不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