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分歧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分歧

“是非我是不会在乎的,”陈太忠冷哼一声,双手向椅子扶手上一搭,懒洋洋地身子向后一靠,斜睥着李继波,“不过我还年轻,不想犯什么错误……你明白吧?”

按说,他跟一个比他大了二十岁的男人这么说话,是很没礼貌的,不过在官场上达者为先,他的强势都已经扩散到行局之外了,自是无须考虑那么多。

“我早就想把陈师傅调到厂部来了,他不来啊,”李继波苦笑着摇摇头。

前一阵,他一直想找陈家的小子聊聊天的,只是不得便利,可是眼下两人真的碰面,他才愕然地发现,人家虽然年轻得离谱,官威却也是十足,就算隔着桌子,那淡淡的威压也是扑面而来——他当然不可能知道,陈某人原本就是以气入道,眼下还强行压着呢。

所以,在这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下,情不自禁地,李继波将自己的位置摆得越发地低了一点,“我是真想照顾一下老陈的。”

“那我跟我爸商量一下,承包哪个车间吧,”陈太忠见他这副熊样,也没了折腾他的兴趣,不过,李继波的心思他是明明白白的了,不想放手电工车间——怕被架空?随便你了,且看哥们儿能不能架空你!

走到父亲所在的线切割小组,他随便地聊了两句,拔腿走人了,倒是一直在外面探头探脑的老许溜了进去,“老陈,太忠说什么了?讲讲嘛。”

“他让我承包装配车间,”老陈的眉毛抖动两下,颇有一点无奈的味道。

“装配车间?”老许登时傻眼,要说厂子里比电工车间还难揽外协的,那就非装配车间莫属了,无非是把电机组装在一起的车间而已,现在都快沦为辅助车间了。

“不过也好,压力小一点。”看老陈半天没反应,他咳嗽两声,讪讪地来了这么一句——这话当然也是真的,装配车间的工人,工资可远比不上电工车间。

老陈却是没接话,他脑子里全是儿子刚才说的话。“装配车间就不错,能不能揽到外协才是关键的,到时候,我保管别人都得听你地,不管那些车间是被承包了,还是没被承包……”

湖西分局对匿名信地调查。坚持了一天多。到最后还是不得不将人放了出来。没有证据能证明这些人就是递送匿名信地人。那黑胖子是石材商里领头地。他甚至说这可能是其他外地地石材商地手段——“他们嫉妒我们张州人在凤凰地市场越来越大。所以借机栽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