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3章 怒了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怒了

邓书记并不知道陈太忠出身横山,他跟陈某人八杆子打不着,知道这人不好对付就完了,却是没必要将这家伙的履历也打听清楚吧?

可是他倒知道,甯家工业园落户横山了,当时甯瑞远签协议的时候,算是凤凰市了不得的一桩大事,邓书记也微微地感慨过:这种大项目,怎么就落不到我的童山呢?

当然,那纯粹是他胡思乱想,甯家建的是工业园不是动植物园,怎么可能建到童山去?但正是因为如此,邓书记也记住了,陈太忠张罗着将这个项目落到了横山而不是高新区,那么陈主任跟吴言的关系,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吴言的老家就是童山的,她又是章尧东的得力干将,邓书记就算是心觉这女娃娃蹿得太快,该有的礼数也不可能缺了,有心照顾或者说不上,但是绝对不可能去得罪——吴言的父母开的小小的干货店,居然还有向县zf招待所送货的渠道。

童山被省林业厅刁难,吴书记你也是从童山走出去的干部,就算你胸怀大局,没心跟林业厅顶牛,但是帮着童山给陈太忠递递话总不是问题吧?

这就是邓书记指示李县长联系吴言的原因,不过李禄才对这个吩咐有点耿耿于怀,我跟吴言有交情?你跟吴言交情更深不是?

李县长是死死地靠着邓书记的,所以,虽然他明明知道,吴言的父母就在童山县城,却也不敢刻意地去巴结——不管在官场还是情场,脚踏两只船的主儿都是不招人待见的。

正经是邓书记,在吴言回来省亲的时候。有时间都要见个面吃吃饭什么的,在市里开会撞见地时候就更多了,比他李禄才接触吴言的机会多得多。

可是,李县长可以这么想,却不敢这么抱怨。邓书记现在不宜跟瑞根照面,那也只有他上了,做小兵的,可不就得有做小兵的觉悟吗?

不过这话该怎么说呢?李禄才有点为难。这吴言是小姑独处的年轻美女,陈太忠却是年纪更轻地毛头小伙,这说话可得注意点方式,万一表达得不合适让吴书记弄拧了,可就殊为不美了。

总算还好,他在横山也有熟人,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了,敢情这陈太忠是横山出去的干部。怪不得呢,这事儿倒是好办了。

吴言对李禄才地态度.倒也算客气。毕竟。自打她弟弟出国留学之后。家里两个老人就没啥人关照了。家乡来地副县长。她也不可能绷着脸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