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八九章

第一千零九十八 九章

既然发生了如此的插曲。一边又有省台市台的摄影机架着。王江成想再解释什么。那也是徒劳的了。黄泥巴落进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不过。站起身扬长而去的。仅仅是李无锋一人而已。他和瑞根的关系势如水火。能来不过是不想扫了姜司长的面子。见到这种场面。心里这个痛快淋漓那就不用提了。当然要顺势火上加油。故作气愤地离场。

面对满场叽叽喳喳的声音。姜司长也实在有点颜面扫地的感觉。等了大概半分钟左右。看到没什么人厚脸皮救场。倒是王江成在大声地质问这是怎么回事。终于叹口气站起身来。

他恶狠狠地瞪了瑞根一眼。脸色铁青地点点头。“好。瑞厅长你搞得很好……”

一边说着。他一边向外走去。心里这个气就不用说了。迎接我的是一摊臭水。搞的演示又是魔术。瑞根啊瑞根。见过糟蹋人的。没见过像你这么糟蹋人的。

人和人见面第一印象很重要。事和事同样如此。姜司长若是仅仅遇到这点事情。倒也未必完全沉不住气。可是想想林业厅门口那滔天的硫化氢味儿。他不能不认为瑞根的准备工作做得太差了。

再加上科委也不是像瑞根说的那样“齐心”。那么。就算姜司长再待下去。估计也不会发生什么惊天的逆转。他又是代表了国家林业局出场的。这种情势下。他只能转身离场了。以免给自己代表的中央部委抹黑。

耻辱啊。姜司长地脸上。冷得能刮下一层霜来。走得也极快。用的是那种有份的步伐和频率——错非如此。也不能表示出他的出离愤怒!

瑞根也乱了分寸。忙不迭站起身追着姜司长解释。可是姜司长又怎么可能去理他?见他追得紧了。居然冷冷地来了一句。“瑞厅长。请自重。”

瑞厅长登时呆立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大热天地。他却是全身有若进了冰窖一般。身子晃得两晃。差一点就当场栽倒。

如果说李无锋地离场是表示出围观的、已经了解了真相的群众相当不满地话。那么。姜司长的离场。就算是对王江成“土生油”项目的盖棺定论了。

倒是一边市台的主持人挺活跃。揪住董祥麟发问了。“请问董主任。这个杯子事先放进去地时候。您知情不知情?”

这就是裸地怀疑省科委做手脚了——不过这话也就市台的主持问得出来。省台的一般大局感都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