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一二章

第一千一百零一 二章

等到陈太忠将车开到省电视台,才愕然地发现了田家不可能跟赵家结亲的理由:赵喜才的儿子,年纪有点小.

他的车有省委通行证,连车都没下,就很方便地驶进了省电视台的大院,驶进大院,才发现四、五个小年轻站在大楼门口谈笑风生,大概这就是赵家的公子了吧?

之所以说这些人年轻,是因为一帮人穿的都是比较休闲的T恤之类的,还有人在大夏天脚蹬旅游鞋,怎么看都是一帮大学生甚至是高中生。

田甜再怎么说,也二十五、六岁了,这些年轻人看起来,最少也要比她小个三四岁,这年纪的差距,怕是有点大。

陈太忠将车停在停车场里,给田甜打个电话,缓缓走到楼门口,侧头看看那帮人,想分析一下到底谁才是赵喜才的儿子,谁想,他这个动作马上被人视为了挑衅,几个年轻人停止说笑,齐齐地向他望来。

呀喝,一帮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也跟我得瑟?陈太忠哼了一声,也懒得理他们,不多时,田甜背个小包款款地从电梯里走了出来,远远地就冲他一摆手,送上一个甜甜的笑容,“太忠……”

陈太忠也笑着冲她招招手,迎了上去,田主持很自然地一伸手就挎住了他的胳膊,冰凉细腻的手臂,紧紧地贴着他粗壮的小臂。

“田甜,这是谁呀?”果不其然,年轻人里其中一人很不客气地发话了,皱着眉头狠狠地瞪着陈太忠。看样子颇有点不善。

他一发话。身边的几个年轻人也都动了起来,呈“一”字型拦住了他俩的去路,不过显然,这应该是一帮不怎么会打架的家伙——最起码也是不常打架,居然连包抄都不会。

可是陈太忠注意地不是这个,而是别地,说话的这家伙的相貌有点难看,跟那京城的孙姐都有得一比了。或许,这个才是田甜不愿意这个人的本意?

“他是我男朋友,”田甜有意将身子再向他靠一靠。笑着答那个男孩儿,“小赵,你看我没哄你吧?听姐的话啊,咱俩不合适。”

陈太忠感觉到右臂的大臂外侧。贴上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心里一荡,禁不住想起了荆紫菱类似地方地厚厚的胸托,心说这搞主持的果然是放得开,胸罩上居然没有多厚地衬里儿。

小赵却是恶狠狠地瞪着陈太忠,眼中蕴含了不尽的恼怒,一边几个毛头小子也摩拳擦掌,“赵杰,要不要收拾他?”

赵杰愣了半晌,似是猛然地想起了什么。前仰后合地笑了起来。笑了半天之后,才双手向兜里一插。脸一沉,上下打量陈太忠一眼。“朋友,给你个机会,离开田甜,要不你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