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 善恶之间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善恶之间

刘望男接了刘思维的电话之后,登时就慌了,她知道别人的煤矿经常出事故,可是轮到自己头上的时候,还是有不可置信兼大祸临头的感觉。

说不得她马上打了两个电话给陈太忠,可是他当时正在开会,又怎么可能有时间接电话?

等陈太忠赶到阳光小区的时候,刘望男正心神不定坐卧不安,脸色白得没有一点血色,一见到就抓住了他的手,开口才要说话,眼泪先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

“看你这点出息,”陈太忠冷冷地哼了一声,他是最见不得女人哭的,“亏你也当过兵呢,先给我把眼泪擦了,慢慢说。”

刘望男吃他这么一吓,眼泪登时就止住了,擦擦眼泪,她才把今天的事儿断断续续地说了出来。

那五个外地人,是在同一个掌子面上干活的,今天中午时分,那个掌子面儿所在的坑道突然冒顶了,其中四个跑得快出来了,另一个登时就被上方掉下来的石头盖住了。

冒顶就是煤矿坑道顶部塌方,这种灾难有时候是偶然的,有时候却会引起连锁反应,说穿了,还是小煤矿,安全意识不够高,支柱打得不够多也不够密。

像冒顶的那地方,根本就没柱子,别的地方有柱子,可是大家也不敢就这么进去,等了一阵看没啥连锁反应之后,各自扛了木头柱子进去救人。才发现那位被砸得稀烂,早死得透了。

等大家把尸体抬出来地时候。怎么善后就成了问题,反正是不用往医院送了。

刘思维嘴皮子功夫尚可,见识却是差得一塌糊涂。不过他好歹是小地方出来的,见识过乡镇领导欺上瞒下地捂盖子,这点道理他还是懂地。

“不用报警了,联系他家里人商量赔偿吧,”他先将基调定了下来,然后看着那吓得魂不附体的四人。“你们谁认识他家?”

“他跟我一个村地。”有人还真知道。“他堂叔是镇上地派出所所长。不报警地话。好像……好像不好。”

刘思维这下头大了。这可是人命案。一旦报警地话。各个职能部门绝对会像闻到血腥地狼一样扑过来。罚款关停那都是小事了。这矿想开张。还不知道是猴年马月地事儿了呢。

那他也只能给堂姐打电话了。想问问陈主任能不能压了金乌县一头。不过。照刘思维地分析。这事儿悬乎。因为金乌占理了。

同他一样。刘望男也这么认为。刘大堂算是比较了解陈太忠地了。她很清楚。陈太忠虽然不太讲理。但是还很要面子。在理亏地时候。一般都是掩面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