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陈太忠的安排,弄巧成拙了。

原本他是想借着给乔小树接风地同时,卖弄一下自己的人脉,好让乔市长在未来地科委大厦上不要做得太出格。

他的出发点是好的,用心也是良苦的,想着乔市长一向谨慎。我这么暗示一下,应该是能起到敲山震虎地效果。

他欺负市长欺负习惯了,却是偏偏没有想到,泥人也是有土性地,南宫毛毛一帮人在酒桌上高谈阔论。眼中根本没有乔市长,加之陈某人不肯泄露是哪个部长要下去,乔小树忍无可忍,文人风骨终于发作了。

别人是拿村长不当干部。小陈你倒好,是拿市长不当干部!你不肯告诉我是谁要下去,是吧?那我自己去查,别以为只有你在北京认识人。

搁在平时。乔市长是断断不会这么冲动的,陈某人做的这些,是一个下级官员该做的,而且只看结果也不错,请了一个部长下去。

他只需要稳坐钓鱼台,安心分享一份政绩即可,对于其中的是是非非。实在没必要了解得太透彻。知道得多了。就会增加不必要的烦恼——这才是领导的艺术。

可是不知道怎地,乔小树今天觉得,陈太忠有点不象话,他地朋友也有点不象话,那么他就有必要让其认识认识市长地能量了。

当然。他是断断不肯承认,自己对马小雅关注得有些多,发现她看向陈太忠的眼神有点不对劲。从而醋意大发。

乔市长在北京当然有朋友。虽然没有副部级以上的,但是副司级地还是有那么两三个。其中还有校友在中组部混得不错的。

小看天下人,你凭什么?乔小树嘴上不说心里却是颇为不屑。不过总算还好。他对陈太忠的**威多少还是有点忌惮,只是心里暗暗发狠,你既然是藏着掖着想把我边缘化。好彰显你自己。那我还偏要插一杠子。

吃完饭后。肯定就又是夜生活了。只是。乔市长正好想借此机会联系几个朋友。就推说旅途劳顿,要早点休息了。他地住处却是早就安排好了。离这里也不远。

南宫毛毛原本有心让乔市长住这儿地,不过既然陈太忠不说,他当然就不会多事了。而且他这地方虽然设备不错,但终究不是很大,九层的楼,建筑面积刚刚过万。搁在一个县级市是扎眼建筑,在帝都那就什么都不是了。

乔小树才一走,大家也轰然散去,今儿个是周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节目,倒是高云风没啥事。拽了陈太忠,“走。打壁球去吧。”

陈太忠听得一时大奇,“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不泡吧、不找小姐了?居然想打壁球……呃,这个壁球是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