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5章 吓煞人也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吓煞人也

市长跟当红的女区委书记站在那里笑吟吟地说话,看T骨子里却是有些剑拔弩张的味道,钟韵秋在一边听得,有点心惊胆战了。

她可不知道,这纯粹是王伟新自己凑上来的,还只当是陈太忠真的跟王市长说过了呢,听两人争得激烈,禁不住斜瞟一眼陈太忠。

陈太忠见她看自己,登时丢了一个冷冷的眼神过去,里面蕴含了强烈的不满和警告——他只当她想介入这个话题呢,比如说表明一下她对吴书记的忠心,或者是谢谢王市长的关怀。

你也不看看,这都是什么级别的较量,有你插嘴的份儿吗?

别说,钟韵秋还真有点这个想法,她接触的官场层面,就是县乡一级的,那里的语言和表达形式相对粗犷一点,她对市里的这一套,真的有点蒙昧,只是琢磨着:既然跟紧领导了,当然就要时不时地表一下忠心。

可是陈太忠这一眼,却是瞪得她什么心思都不敢有了,只能微微垂下眼皮一声不吭,就只当那二位说的不是自己。

看钟韵秋的脸色有些微微的发白,陈太忠心里暗叹一声:唉,看不成热闹了。

原来,他觉得吴言和王伟新唇枪舌剑挺好玩的,正说要旁观一下,顺便学习学习,但是眼下想到钟韵秋难做,只能笑嘻嘻地打岔了,“伟新市长身体好点了?”

王伟新笑着点点头,借着这话头就下坡了,“好多了,以后再也不大夏天动手术了,唉,真是活受罪啊。”

吴言的目的已经达到,又见陈太忠站出来和稀泥,当然也不会再说什么,轻盈地转身,走到自己的椅子前款款坐下,微笑着看着王伟新,“王市长动手术了?”

王伟新才要自己拉椅子,董毅手快,已经将椅子帮他拖了出来,他边坐边笑着摇头,“没啥,就是割了一个小粉瘤,长了好些年了。”

接下来地话。那就没什么营养了。王市长勉强坐了十来分钟。大多时候都是鼓励董老板要好好干。不要让吴书记和陈主任失望之类地。也不去撩拨钟韵秋了。

跟聪明人没必要说得太透彻。他将钟韵秋地事情点出来。那已经说明他巴结陈太忠地心思了。要不然。堂堂地一个副市长也不会有心思去打听一个啥都不是地小人物。而小陈也默认了他地胡诌——说明人家收到这信号了。

反正。王市长进来之前。没想到居然吴言也在场。小吴虽然比他年轻。级别却是不差多少了。而且说权力也丝毫不比他差。他要再坐下去铁心做个不速之客。大家就难免要尴尬了。

王伟新离开之后。屋里气氛也没缓和了多少。董毅虽是胆大包天地主儿。类似场面毕竟见得少。又吃过陈太忠地警告。不敢表现得太活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