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四五章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 五章

为什么每次帮人,都要帮到我自己泪流满面呢?好好的事情,居然能发展到这个地步,这官场中的变数,实在也太多了一点吧?

陈太忠回到酒桌之后,心里还在悻悻地嘀咕:要是每人做事都不是个人利益当头、瞻前顾后的话,政府的办事效率,起码能提高一半还多吧?

当然,这嘀咕也仅仅是嘀咕而已,陈某人做事,还不是一样的?要不然他真的直接把钱借给支光明好了,岂不是省去了很多麻烦?

但是很遗憾,他不能那么做,太容易被人诟病引发事端了!一个合格的政府官员,不能两次摔倒在同一个地方。

没错,眼下天南是有蒙艺在罩着他呢,他真的这么做了估计也不会引起什么后果,但是别人会怎么看他呢?有意嚣张?抑或是政治智商欠缺?

这两个评价,都是陈太忠不想要的,所以,他的郁闷就难免了。

他的情绪不高,马上就被大家注意到了,安道忠只当是他还在为科委的人事变动而恼火,说不得端个酒杯过来,低声劝他,“行了,马区长都跟你道歉了,太忠,你给我个面子啦。”

敢情,下午的时候,陈太忠见了马区长之后,少不得就耿主任被调动一事歪歪嘴——不是不让你动人,不过,你动人之前,跟我们市科委打个招呼成不成?

马区长可是不想白戴上这个帽子,少不得就要强调一下:陈主任,这件事呢,我们阴平有不对的地方,不过那个啥……我是管政府事务的,这干部的事情,不关我的事儿啊。

陈太忠当然听得出,马区长是在影射书记,人家说了,你要真有情绪,找湖生去啊,虽然那是副厅高配的区委书记,不过以你小陈的实力和人脉,找他讨个公道,倒也未尝不可。

显然。这阴平区地区委书记和区长之间。有点那啥……起码不是一个很团结地班子。

可是眼下地陈太忠。又怎么可能被这种很初级地激将法激怒?那个啥。你俩有啥恩怨。别想着利用我啊。这种斗争形式很低俗。你知道不知道啊?

耿主任去职已经成为了定局。他再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这是人家班子地决定。陈某人再大能。也不可能推翻一个班子地决定吧?

既然说啥都没用了。他吃得撑着了。跳出去招惹湖生?他不怕惹人。但是对那个自己都不是很感冒地耿主任。他还真没啥出头地——要换了杨新刚。他还真地敢打上门去质问。

总之。马区长态度很和蔼。陈某人找不到发泄地理由。也就只有作罢了。眼下不过是安主任心忧自家老板。随意猜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