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3章 金鳞本非池中物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金鳞本非池中物

一出插曲,搞得一桌子人都没什么心情再吃饭了——]T话。

大家都很奇怪,刘望男和胡芳芳究竟结下了多大的仇,居然会折腾到如此惊天动地的程度,不过,也正因为响动这么大,也没人好意思张口来问个究竟。

刘望男当然也不肯说,事实上,能如此折辱胡芳芳一顿,她已经怨气全消了,仇恨这种东西很奇怪,不但来得突然,走得也会古怪。

照她原来的想法,若是有条件彻底报仇的话,一定要拆其家毁其容,方才出得心中这口恶气,可是一旦可能梦想成真,她才发现胡芳芳也不过是个可怜虫,跟这种人计较,真的太不值得了。

当然,有人会认为这是时间会冲淡仇恨的缘故,但是刘大堂心里很明白,若是没有胡芳芳的迫害,自己又怎么能识得陈太忠?

一想到这个,她的心中就禁不住生出些许的暖意,从他刚才的行为来看,别人看到的是嚣张跋扈,她看到的却是只有关爱和珍惜。

甚至,刘大堂都没有发现,自己的笑容变得多了,神态也顽皮了不少。

高云风却是不怕触霉头,刚才只有那个小葛扇了胡芳芳一个耳光,这让他觉得挺有面子——哥们儿一声吼,比太忠的话还管用呢,“刘望男,你俩到底多大仇啊,要不要我再帮你收拾她一次?”

“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刘望男灿然一笑,侧头看一眼陈太忠,又转过头来看丁小宁,“小宁,姐这次可是谢谢你了啊。

“没啥,应该的,姐你照顾我那么多呢,”丁小宁摇头笑笑,下一刻却是又冷哼一声,“我最见不得这种恩将仇报的小人。”

这下。高云风也明白了。人家这是转移话题呢。不过总算还好。大家还是听明白了一点。是胡芳芳恩将仇报。这就足够了。

于是他笑着摇摇头。转头看陈太忠。“对了太忠。刚才是不是联系小田了?”

就你话多。少说两句会死人啊?陈太忠气得瞪他一眼。且不说蒙晓艳、蒙勤勤对田甜有着莫名其妙地敌意。只说哥们儿身边。现在就三个女人呢。你什么意思啊?

“田立平?”李正先一直在琢磨陈太忠地电话是打给谁呢地。居然那么狂。当着他这个省委秘书长地面儿。就要双开两个警察。而且看那架势听那口气。还是连一级警督都看不在眼里地。

说句良心话。搁给李秘书长本人。别说一级警督。就是一级警监也未必能放到眼里。但是放不放到眼里。那属于私人地心态或者说私人地事儿。当着大家。在大庭广众放出这话来。还是要双开地这种。那就不仅仅是狂妄了。最起码也要加个副词。“很”——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