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4章 真敢胡说

第五百八十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真敢胡说

长江能理解陈太忠的心情,他真的能理解,但是这件不是说理解不理解的问题,他的压力大着呢。

“我问你一句啊,太忠,”他沉吟一下,缓缓地发话了,“你有没有想过,按说这个消息,应该是景静砾通知你的,为什么轮到我告诉你呢?”

景静砾是市政府秘书长,而魏长江是市委秘书长。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陈太忠心里恨恨地腹诽一句,人却是在那里低头不语,好半天才低声嘟囓一句,“这是政治任务,我知道。”

“对啊,”魏长江也叹口气,绕过桌子坐了回去,双眼直视着他,语重心长地发话了,“换给我是你,也绝对不会痛快了……”

“不过,正像你说的那样,这是组织上给你的任务,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要顾全大局,你明白吗?”

为什么每次要顾全大局的都是我?陈太忠心里发狠,脸上却是泛起了一丝笑容,“不知道这个建议,是素波哪个领导提出来的?”

“赵喜才市长和伍海滨书记联名建议的,”魏长江不动声色地解释,“而且,根据他们掌握的情况,被困的人里,很有可能有来自凤凰的非法移民……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章书记也不好拒绝。”

这话说得中规中矩的,但是事实上,魏秘书长已经表示出了自己的立场,当然,这立场并不是“章书记不好拒绝”——那只是套话,关键在于,他很直接地点出了提议者。

若是他执意要力压陈太忠的话,根本就不可能点出人名,你知道是组织上的意图就完了,问那么多干什么——莫非你以为我这个市委秘书长跟你开玩笑吗?

陈太忠你再牛。能牛得过组织决定?是地。魏长江地话。已经很明显地在放水了。当然。陈太忠最近很火。火到炙手可热。若是你认为我魏某人怕你了不得不告知。那也随便你——福祸无门唯人自招。

不过。说句良心话。魏秘书长也确实有点为陈太忠抱屈。就算撇开昔日朱秉松那档子事儿不谈。只说这科技部地部长下来考察之际。陈太忠这个一手打造出科委辉煌地大功臣居然不在。就足以令当事人扼腕了——这可是能上了中视一套地新闻。换给谁谁会不恼火?

说到底。还是陈太忠你惹了太多人地缘故啊。魏长江心里非常明白这一点。事实上。他也非常看不惯陈太忠地跋扈。不过。跟这个愣头青计较。实在也没啥意思。

既然尧东书记说你运气旺。那你去斗赵喜才和伍海滨吧。顶得住他俩地压力。你当然可以不去英国。反正我地意思已经表达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