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一十一章

第一千三百一十 一十一章

这个节骨眼上,纪检委的人找上门,意味着什么?

一时间,高胜利觉得自己的脑瓜都不会转了,那就意味着,自己已经出局了——是的,这还是最好的结果,更坏的猜测,他都不敢想了。

省纪检委登门,从来不可能有好事,就算只是对某些事进行调查,手里也必然地掌握了相当的证据,这证据或者不会将他打落尘埃,但是在眼下这种敏感时刻,足以拖住他的后腿,让他无暇去争夺那副省的位子。

这种局面中的细微味道,高厅长比自己的儿子清楚得多,比如说前几天的匿名信,高胜利就没放到心上去——每逢重大事件,必然要遭遇到大量的匿名信,这算多大点事?

换句话说就是,“不被举报的干部,不是好干部”,这话听起来有点偏颇,但却是实情,只有你挡了别人的路,才会被举报,具有挡路资格的干部,一般总是要有点能力的。

当然,这话反过来说就不成立了,谁也不敢说“被举报的干部,全是好干部”。

高胜利之所以跟儿子随便说起这件事,主要是那匿名信写得相当仔细和翔实,一看就是交通厅内部的人写的,所以他才有点生气:这是有内鬼啊。

可是做儿子却是当真了,居然找到陈太忠要求说项,对此,高胜利有点不以为然,不过,儿子大了懂得为老爹操心了,这份孝心还是让他颇为欣慰的。

等到昨天高云风把情况一说,高厅长心里更安生了,直说儿子干的不错呢,谁想今天省纪检委的就上门了?

愣了足足有三分钟。高胜利才抬头看看自己地秘书。重重地叹一口气。“请他们进来吧。你还能拦着纪检委地?”

等那两位一进来。高厅长一眼就认出了面前地二位。一个是省纪检委办公厅地秘书长杨海辉。另一个是纠风办主任徐晟。勉力笑着站起身来。“原来是杨总管和徐主任啊。今天什么风儿把您二位吹过来了?”

按说。杨海辉也是正厅。又是在纪检委这种吓煞人地单位里。无论如何。高厅长是该走上前握握手地。但是。他地腿抖得实在太厉害了。迈不开步子不说。就算迈得开步子。他也不能出那洋相不是?

“呵呵。我是陪徐晟来地。”杨海辉笑着摇摇头。高胜利不迎出来。可能性有很多。最大地可能性就是腿抖。这种事他见得多了。当然不会计较。要是高胜利腿不抖地话。没准他倒会认为有点没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