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4章 折向了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折向了

人太聪明了,果然不是什么好事,”陈太忠无聊地坐口,听着火车车轮驶过铁轨的“况且况且”的声音,一时有点说不出的愤懑。

事实上他很清楚,自己不是太聪明,而是嘴太快了,蒙艺好歹也是一方大员,他居然当着人家的面儿,就猜测其去向,实在是大不敬。

所以,他现在一闭眼,就能想到蒙老板当时惊讶的样子,也正是因为如此,蒙老板撵着他尽快回天南,不许在北京多呆。

其实很好猜的嘛,陈太忠觉得自己有点冤枉,老蒙你自己都露出那么多破绽了,是个人就能猜个不离十吧?

要说起最初的破绽,他认为,蒙艺不该那么郑重其事地问自己如何得知碧空省可能是两败俱伤的局面,套一句老蒙的话来说,碧空省两败俱伤关天南鸟事——原话或者没有这么村俗,但是大意绝对如此。

其次的破绽,那是老蒙不该再三叮嘱他,这个话题不许跟黄家人说,一个省的省长和省委书记同时离职,这绝对是中央对地方上党政不合现象的严重警告—抑或者是两个势力相互妥协的结果,这么大的消息,怎么可能瞒得住黄家人呢?

蒙老大不许我跟黄汉祥,那就说明,眼下他并不想让黄家知道,他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碧空,以免黄家早早得知消息,从中作梗。

“作梗”两字是很贴切,碧空省各项指标在全国的的排名,跟天南相差仿佛,甚至还略有不如,铁铁强过天南的只有两点:地理位置相对重要;省会城市松峰市是副省级城市。

松峰能成为副省级城市,很大原还是沾了地理位置的光,似此因果也不用再多说了。

蒙艺若是想从天南调至空当省委书记,从组织原则和等级上讲是平调,从民间舆论的角度上来看,也是平调,差不多的两个省嘛。

但蒙艺这么一调。就远离了天南这个大漩涡同时也是在向黄家表态:我怕了你们啦。夏言冰不能上那是原则。但是既然黄老不高兴我灰溜溜地离开还不成吗?

此一来。黄家丢地面子也找回来了。正是所谓地你好我好大家好——过很遗憾。这只是陈太忠或者蒙艺地一厢情愿家万一不答应呢?

黄家这两年。比之前两年已经有点颓势了。黄老地地位高那是不假。但是黄家这些年地行情都是建立在一个基础上:黄老比同龄人活得久。

要真地横向比较地话。黄老虽然绝对称得上出类拔萃。但是在同一时代地人中离“笑傲群雄”还有细微地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