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3章 一枕黄粱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一枕黄粱

年平安夜,整整一下午,凤凰市没有人知道官场去了哪里,手机不开车辆失踪当然,某个女人除外。

“一枕黄粱终是梦,”在某个被称作“人间黄粱”的空间中,一个女声幽幽地响起,她轻喟一声,良久之后,又略带点怒气地话了,“你这是……得手了,连话都懒得说了?”

“你没看我手脚都忙着,连嘴都没闲着?”男人笑一声,含糊不清地回答,“我还等着你说‘我会对你负责’之类的话,安慰我一下呢。”

“也不知道你从哪儿学来这么多怪话,”唐亦萱看着趴在自己身上正在胸前忙碌的陈太忠,伸手按住了他的头,不让他乱动,“你有什么感觉?”

“感觉……就是有点突然,”陈太忠晃晃脑袋,脸却还是贴在那两团白生生的高耸之间,两只手不住地在身下绝美的上游走,两只脚正拨弄着那两只纤纤玉足,“别动我的头……男人的头女人的脚,那都是动不得的。”

“刚才是哪个小蛋动我的脚了?”唐亦萱伸手改压为推,“起来起来,问你感觉呢,你这倒好,就是信口胡说。”

“起来就出来了,正软着呢,”太忠箍住她的腰肢,不让她动,“就是觉得挺突然的,不过……又挺自然的,嗯,很好。”

我是想让你价一下我的本钱呢,唐亦萱有点生气,不过连着听到两次“突然”,心里也是有点怪怪的啊,她何尝不知道,有点突然呢?

在听说蒙艺会走的时候猛地现,梏自己心灵的一重枷锁,似乎悄悄地打开了陈太忠愿意为她留下,甚至因此拒绝了蒙艺的提携,又让她感动莫名。

当然有那须弥戒,了任娇只有她有,这也足可以说明她在他心中的地位了。

又听说今天是平安夜。再加那厮一口一个“没下雪”“北京下了”之类魂落魄一般嘀咕个没完。女人期望地浪漫和心中狂野地**。登时在她心中爆了出来。

若是有满意地气氛。今天就给他了。这在她要赌玉地时候就想好地。所谓要他出赌玉地钱做为出场费过是一个借口。她只是想在这个可能值得纪念地日子里自己地男人送一点礼物来做留念就是了。

当然。那块璞石会慢慢地打磨。用心地品尝慢地回味地……回味这个值得纪念地日子。

有了“属于自己地宫殿”。这气氛实在不能说不好。唐亦萱只当陈太忠是个煞风景地好手。却是没想到他是如此地知情识趣。所以她很干脆地拿出那张被她打扫过无数次地大床憋了这么久。轮也轮到我疯一把了。

所以。很突然……所以。很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