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7章 张州出手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张州出手

公司电网的案子,在案第二天就破了。

电老虎是很强势,不过再强势也没可能比警察还强势,根据马疯子的线索,警察们抓了两个人,基本上都不用采取什么审问技巧,只是明明白白地对方,案值不小也不算大,眼下认了又能赔付的话,就是看守所里蹲几天,要是不乖公职你是不用想保住了。

当然,警察没有开除别人公职的权力,但是这俩人怕啊,万一那陈太忠玩狠的,非要开除自己呢?进了电力系统的人,可是舍不得被开除。

于是,竹筒倒豆子一般,两人很快就交待清楚了案情,同时,为了表明自己不是那种鸡鸣狗盗之徒,少不得还要起因和经过细细地分说一遍,用意无非就是说:这是公对公的恩怨,我们不过就是看建福公司不顺眼,冲动了一点嘛。

然而,他们不知道,这正是陈太忠所需要的你们真的只咬定是见财起意的话,那反倒是让哥们儿失望了。

有了这个口供,下的一人也很快地归案,独独是那局长的儿子得了消息,在警察到来的五分钟前开溜了,他可是深知陈太忠的**威,又听说进了派出所和看守所要被毒打,局长公子虽然懂一点歪门邪道,可从小娇生惯养也没吃过什么亏,自然不想捱那皮肉之苦。

反正这件事,最终还是要钱了事,躲一阵就差不多了,所以他逃跑的时候,根本没想“畏罪潜逃”四个字就算撇开此事的因果不说,他也不相信这种小事花钱摆不平。

“跑了?跑了好,”陈太忠一听就高兴了,按说逃跑是躲避制裁最好的办法,可是他对付这种事早有心得了,你要不跑怎么把事搞大呢?

主犯没抓着,这案子没法搞,那就只能押后了,电业局这边倒是不缺钱,马上先协商向建福公司赔付的事宜事实上,若是偷割的电缆还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没被烧成铜丝卖钱的话,电业局的人都未必要赔钱。

这本是占用资源引的冲突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情,割了你的电缆就是不让你违章组电网司随便打到哪里都无所谓,反正先拖着,等有个说法再说赔钱不赔钱,但是烧了卖钱,那性质就变了变成盗窃了,虽然那钱真的不多。

不过话说来一想建福公司背后那只巨大地黑手。那几个盗割电缆地主儿做出如此选择也是常事了。要不然万一传出去。被陈太忠弄个人赃俱获岂不是就惹了大麻烦了?

可惜常遗憾。他们真是没想到。陈某人能大能到从收购站入手从而找出人来。早知道是这种结果地话当初何必烧了呢?这世界上。终究是没有后悔药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