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第一千四百二十 一章

一千四百二十章小手段

赵喜才和伍海滨的谈话,是关了门谈的,按说,应该没有人知道,两人之间到底达成了什么协议。

然而,没过两天,小道消息就不胫而走,说是赵市长放弃了对大陈县纪检委书记位置的争夺,以此为代价,换到了卫生局金局长两月之后被调走的结果。

从表面上分析,这个消息具有相当的真实性,大陈县的纪检委书记现在空缺,而赵喜才为金长青争取这两个月,也很有必要。

为什么说有必要呢?因为现在“戒毒中心贩毒案”闹得沸沸扬扬的,若是马上将金局长调走,那就说明此人是栽在了这件事上,传出去那就是在铁铁地扫赵市长的面子连自己的手下都护不住,你这市长做得不啊?

若是等两个月,就不同了,那时候风声已经过去,再调人走就没那么扎眼了,当然,肯定有人还会想到戒毒中心一事,不过有了这段时间的缓冲,这针对性就不是那么明显了。

如此一来,赵市长的颜面算保住了,而且由于风头已过,到时他没准还能再将金长青安置了最起码安置人的压力,也不会像眼下这么大了。

说穿了,就是面子问题,赵喜才也知道,这次金长青算是惹了众怒,那祖宝玉也忒不是玩意儿了,你老老实实背个雷就怎么了?为什么一定要拉田立平垫背呢?

当然,他这抱怨大抵也是牢骚,人家祖宝玉不是他的人,凭什么替他背雷?而那田立平的点子也够背的,还正好有把柄在祖宝玉手上。

一切这么说定了虽然大陈县的纪检书记个把星期之内就能确定下来,而金长青的调动是两个月之后,不过伍海滨也怕到时候赵喜才仗着蒙艺撑腰,出尔反尔不认账规矩就是规矩,无视规矩的人,注定是要付出代价的非你强大到可以任意践踏规则的地步。

说穿大家好歹都是地级市地领导了些上不了台面地事情。还是尽量少做为妙。这种出尔反尔生在乡里甚至县里倒不算稀罕。但是越到上面。规则地约束力也就越强。

然而在这个时候。这个息居然能传出来时间。赵喜才震怒无比:我不过就是想要个面子而已。哪个混蛋跟我过不去。故意把这个消息捅出来地?

事实上。赵市长地自由心证已经有了目标。此事定然是伍海滨搞地鬼想保住点面子。可是姓伍地就是想让我难看但看我地笑话。还在大家面前打击我地威信金长青不是没事过因为某些非技术原因。延期处理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