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五六章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 六章

一千四百三十五章与蒙艺谈

陈太忠在蒙艺的房里并没有待多长时间,大概就是十来分钟,这倒也正常,蒙记现在跟他说话不需要使用什么技巧,而陈某人也是个不知道客气为何物的主儿,两人说话都直接,当然就用不了多长时间。

他出来的时候,尚彩霞正跟荆紫菱聊得开心,笑嘻嘻地招呼他再坐一会儿,陈太忠却是摇头拒绝了,“呵呵,时间不早了,再不走影响阿姨休息了。”

确实不早了,蒙艺回来得本来就晚,前面又见了一拨客人,现在已经是九点半了,尚彩霞象征性地挽留了两句,就放他俩离开了。

可是真要说时间晚,还不是那么回事,陈太忠驾车刚驶出大院,就被人伸手拦下了,却是刚才从蒙记出来的那位,“小陈,时间还早,咱们找个地方坐一坐?”

两拨人在蒙家肯定不能私通款曲,所以,陈太忠只知道对方姓刘,而且一说话就是部里长部里短的,又说起“出来了”什么的,估计跟蒙艺在北京共过事,眼下是下海了。

姓刘的这位对陈太忠也是很了解,不过他倒是能肯定,姓陈的小伙跟那小美女是一对儿,能交那种祸国殃民级别的美女的人,通常都不会太简单了,更何况蒙夫人介绍的时候还说了“这是两个晚辈”。

正是由于这因,他才在门口拦人,想要结识一下,陈太忠犹豫车摇下窗户,笑着摆一摆手,“太晚了,真的不好意思啊女朋家教比较严去晚了要挨骂的……改天。”

言毕,桑塔纳车摇窗疾驰而去,姓刘的身边又冒出一人来,“刘总,这年轻人有点太狂了开一辆破桑塔纳,连您的账都不买?”

“这聪明人啊知道只认蒙老板就行,得罪其他人不是什么大错,”那刘总叹一口气,摇摇头坐进身后的奥迪车里,“年轻的时候,我要他这悟性不至于扔了公职了。”

他俩在这里表感慨。荆紫却是在车里悻悻地嘀咕“太忠哥。你不能见人就说我是你地女朋么下去。我以后怎么嫁人啊?”

“你定是要嫁给我地啦太忠笑着回答。他知道她等地就是这么一句。于是以开玩笑地口气说了出来。

不过下一刻。他就咳嗽一声。“这家伙肯定跟老蒙没谈好。想从我这儿使劲儿呢。省委记都不想答应地事情。我当然要绕着走啦。”

紫菱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她虽然聪明绝顶。但是若说起人情世故来。比修炼情商小有成就地陈某人还有些差距。所谓地经验和见识。那不是靠着脑内补完就能拥有地纸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