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二三章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三章

“我能指点你什么呢?”蔡莉不动的看着自己的老部下。心里也有点淡淡的感慨。再个把月。她就要去政协做主席了。眼前这厮最近走的少了很多。不过。要走的人眼。也没什么太多值的计较的东西了。犹豫一下。她终于出言点破迷津。“市纪检委还能跟省委唱反调?天底下。陈太忠那样的人并不多。”

陈太忠搞的省纪检委监察一室的副主任任长锁精神错乱。这是整个纪检监察系统都知道的事情。这个年轻的副主任。就算在天南省其他的级市的纪检委里。也的上名人了。

而且眼下凤凰科委爆的吓人。于是。纪检委也有不少人知道。陈太忠做为凤凰科委的副主任。曾经大闹过省科委。

所以蔡莉这话。起来就像是随口举了一个例子。但是求教的这位显然知道话该怎么听。好端端的扯上那个曾经给省纪检委带来不小麻烦的主儿。这不是她以往说话的风格啊。

蔡书记是很面子的。不会没头没脑的提起这个耻辱的。于是素波纪检书记微微一愣。讶然的重复一遍。“太忠?”

“纪检监察作。说好做也好做说难做也难做。”蔡书记不接他这话茬。而是空泛的谈了起来。“我一直强调两点。能坚持这两点。工作中就会无往不利:党性和原则。”

“这两点。您一直在调”这频频点头。面带笑容还一点您也强调过:共产党员的良知——“要经的住自己良心的考验”。您最近一次这么说。是在六月三号的省纪检监察大会上。我记忆犹新。”

“良知这个因素要后一点。因为它太心。“吾之良药汝之毒草”不符合辩证唯物义的观点。”蔡莉淡淡的一笑。随即脸微微一沉。“不放过任何贪赃枉法的蛀虫的同时不冤枉一个好人真的很难做到。纪检监察工作任重而道远啊。”

她这话说就再明白不过了。前面“不放过”后面是“不冤枉”。虽然倒过来陈述也无妨但事实上已经做出了指示——“屡战屡败”和“屡败屡战”是截然不同的。这就是语言的魅力。

素波市纪检委书记终于恍然大悟。于笑着点头。“谢谢老书记的指示。我们一定照章办事。”

这个晚上。需要指点迷津的不止是他一个人。还有很多人在疑惑倒是伍海滨书记心里比明白因为人候。省纪检委秘书长杨海辉跟他打招呼了。

听说要审查自己的区委书记伍书记心里也纳闷。“这个交给市纪检委不行吗?”

“这还不一样吗?”杨海辉笑着解释。“都是纪检监察工作。谁来做是一样的。只是单的核实一些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