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7章 会梁凤鸣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会梁凤鸣

王启斌还真算个沉得住的气的,虽说这次是陈太忠出手解救了他,他也没有向钟韵秋说那么多因果——事实上,这也是为官的谨慎之道,毕竟牵扯到了素波的市长和书记的争斗,谁敢胡乱说话?

当然,陈太忠会不会说,该不该说,那就不是王书记该操心的事情了,就算他想操心也得有那个资格不是?

于是,吴言就开始挖掘这件事情的真相了,她已经听钟韵秋说了一个大概,眼下有不解之处,肯定要细细盘问,比如说将郭宁生弄进省纪检委,到底是走了谁的门路,又是一个怎么样的程序——要知道她也是区委书记,类似事情不问个明白,怎么放得下心来?

“敢情还是上一次落下的人情啊,”听说陈太忠找的是卓天地,吴书记笑了一声,倒是钟韵秋在一边悄声嘀咕,“这纪检委也就是样子货……决定办量还是派系斗争。”

“韵秋你不会这么幼稚吧?”吴言很讶然地看她一眼,“有了纪检委的存在,派系斗争才不叫派系斗争……没有人希望听到‘打击异己’四个字,不管是干部还是群众。”

陈太忠见她俩说话,也懒得插嘴,笑眯眯地端着酒杯慢慢地抿着,过一阵吴书记才想起另一个问题来,“没有确凿证据……郭宁生不会因此被撤职吧?”

“证据有用的话,不知道老百姓能告倒多少干部了,”陈太忠看她一眼,接着又笑着摇一摇头,“赵喜才为了恶心伍海滨,出面保郭宁生了,蒙老板不许我再动他了,这一次算姓郭的走运……大概春节前能出来。”

我怎么记得赵喜才是蒙书记的人呢?钟韵秋听得有些不摸头脑,不过总算还好,她知道不管是官场知识也好,对天南省官场的了解也罢,她都远远地不如眼前这两位,所以也不发话,正是所谓的献丑不如藏拙——而且,在老板面前向老板的男人卖弄,后果估计会很严重。

不过,吴言可是知道陈太忠跟素波市长不对付,闻言就有点恼怒了,“这赵喜才有毛病啊,怎么没完没了地跟你作对?”

“我俩好像犯冲,”陈太忠笑着回答,“我也挺奇怪的,怎么一有事就遇到他?反正,他的好日子也没几天了。”

听他俩说得严丝合缝,而自己却蒙在鼓里,钟韵秋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一时竟生出了强烈的嫉妒心,她并不知道吴书记之所以那么了解陈太忠,是因为这官场新丁经常求教于她。

于是,她的脑中居然有了些许的想像:吴书记也不过是处在了那个位置,才得到了太忠的看重,要是我俩身份颠倒一下,能知道那么多的是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