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三四章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 四章

横山区宿舍的门房,是区委宣教部副部长的远房远亲,来这里时间不长,但是见谁都能唠叨两句,老头笑眯眯的挺和善的,按说对这种人,陈太忠不可能发牢骚,但是他实在没办法控利自己的怒火:这是大年初一的凌晨啊,少给我找点事会死吗?

可是这事情他不管还不行:科委的宿舍,一栋单身的筒子楼,着火了!

他,凌晨两点睡得正香的时候,被电话惊醒的,事实上他对睡眠的要求不,很高,一般不容易着恼,但是今天外外,吴言和钟韵秋都回老家过除夕了,他还说能睡个好觉呢,所以一接电话,难免有一点下床气,然而,听清楚电话内容之后,那一点下床气在瞬间就变成了诣天的怒火,现在火势已经无法控制了,消防车还进不去!

科委的单身宿舍楼里,有很多都是一家人住在那里,一个小单间里面就,一户人家,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里面确实还是有单身职工居住的,眼下是除夕,绝大部分单身职工都跑回父母家过年了,更有那一家人同时回老家过年,所以往日热闹的筒子楼里,有将近一半的房间没人,火就是从某个空房间里烧起来的,按后来大家的分析,应该,那房间的玻璃被爆竹炸烂,才零星的纸屑飞了进去,落在了床铺上,除夕夜放炮,热闹的也就,那么一阵,然后放炮的人就越来越少直至大家都去休息,毕竞第二天就是大年初一,这个房间的火应该是在床铺上阴燃的,直到一点四十左右有成为明火着起来,不过那个时候,整个凤凰市怕也没几个人还在放炮了,而偏偏地,这个房间里没人,所以火越烧越大,等到火苗将电线烧的短路之后,悲剧终于发生,在一瞬间之内,筒子楼三楼所有房间都开始冒火花,接下来的悲剧,那也就不用再说了,筒子楼原本就年久失修,电线老化线头四处**,再加上住在里面的人将杂物乱堆乱放,在很短的时间内,火势就变得无法控制了,当然,这个时候肯定就有人发现火情了,于是马上打火警电话,节假日的消防车倒是称职得很,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然而,非常遗憾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