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四五章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 五章

上页

上章

“管不管?”陈太忠纵然心情不是很好,也被那帕里这问题问得有点发愣,哥们儿我跟她没啥交情啊。“她不是认识湘秀,还认识段天涯什么的?怎么就找到我了呢?”

“那边也有点背景嘛”那帕里笑一声,答得极其自然,“他们都是社会上混的,眼睛里不揉沙子,要是小汤是你的女人,那出手帮忙肯定应该。现在不是不知道你啥意思吗?”

“这些人交朋友也太势利了吧?”陈太忠听得有集不满意,大家朋友一场,一般的场面上。也得适当地帮一把手不是?

说实话,他现在已经有点想不起来那姓汤的女孩儿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了,只是依稀记得女孩儿的腿很细很直,“细脚伶竹的圆规”的模样。

“不是势利不势利的问题,而是小汤的出身太平常了,除了相貌好看点,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那帕里口气很和善,言语中却煞是无情。“帮她好说,但是这年头愿意无偿做好事的总是不多”以她的条件,激不起别人帮忙的兴趣。”

你和段天涯对她客气,目的也是让我开心,后来见我不提了,拿不准我跟她的关系,眼下跟我说。也是防备万一的心思,并不是真想帮她。是吧?陈太忠反应过来话里的意思了,一时间就没了什么兴趣。

心说我跟汤丽萍连手都没拉过,凭什么管她?

可是话到嘴边,他居然硬生生地忍住了,没错,小汤走出身素仿。

身份平常,可我陈家人出身电机厂,那也不是个什么好单位,难道出身平常的人,就该被人小看吗?

他有了这样的认识,同仇敌忾的心思登时大起,再加上他本来的心情就不是很好,于是笑一声。“本来我没觉得怎么样呢,不过现在倒是有点好奇了,到底是什么人那么大的威风呢?说吧,你说我该去哪儿?”

他这话的态度非常明确,发作的缘故却是解释得模棱两可,别人可以认为是陈家人被人动了奶格,急于找回自家的面子,但是同时,也不能排除陈主任单纯是因为见不得某些人的嚣张 我跟汤丽萍没什么。但是跟我陈太忠沾边的人,谁敢不长眼乱伸手。

不得不承认,陈太忠在官场的这两年里。长进实在是太多了,这含含糊糊的话张嘴就来。颇具领导风范。

不过,那帕里也没去琢磨他的本意,对那处长来说,很多不需要琢磨的东西,就不要去琢磨,反正只要知道陈太忠要伸手就好办,“那我跟湘香说一声,让她处理?现在两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