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八九章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 九章

“场子帮你撑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啊?”酒席散后,许纯良没有答应张国俊“随便玩一玩”的要求,而是扯着陈太忠离开了,“有个朋友找太忠有点事。改天吧,到时候我请张厅长坐一坐。”

他这么做,确实是把场子撑起来了,他老爹正炙手可热,都要找陈主任帮忙办事,两人的关系也可见一斑,而张厅长虽然知道这“改天”不知道是哪一天,倒也不合适再说什么了。

不过,离开锦江大酒店,许纯良心里这份好奇,就实在无法按捺了。“太忠,你跟水利厅不是配合的一直不错的吗?”

“嗯,一点小事啦”陈太忠笑着把原因解说一遍,说到最后。拍一拍他的肩头,“你看,我猜的不错。张国俊果然买你的账,堂堂的厅长都对你那么客气。”

“他是对省纪检委客气”许纯良不以为然地摇一摇头,淡淡地回答他,“太忠,这也就是你。搁给别人我真的未必管,我家老头子警告我好几回了。”

“也就是这种装幌子的事儿。我才会找你”陈太忠很不客气地回一句。他知道小良就这毛病一绷在自己人面前说话很直,所以倒也没有在意,不过,你能不加掩饰地说话。哥们儿也能啊,“真有事情的话。我绝对不拉你下水。”

“你也别把话说这么满。”许纯良哼一声,犹豫了一下,才又加了一句,“你这个脾气,已经惹了不少人了,蒙老板要是在天南。你没问题,要是万一他离开了,你该怎么办?”

你这脾气也惹了不少人了!陈太忠听到前半句,就禁不住想出声反驳。虽然他知道,其实小良只有对朋友的时候,才会这样直来直去。可是理解归理解,听到这样的话,他总是忍不住想跟这家伙斗一斗嘴。

然而,许纯良的后半截话。却是让他登时一震,心说不会吧,这件事连许绍辉都知道了?于是他哑然一笑,却是再也顾不得争那些闲气了。伪作漫不经心地摇一摇头,“二零零三年才换届呢,蒙老大还能干四只,我有什么可担心的?”

“不换届就不能换人了?”许纯良白了他一眼,就有心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说出来,可是想一想太忠是蒙艺的人,自己这么说出来实在太不负责任了,而且此事并未盖棺定论。眼下说出来,实在有点骇人听闻。于是笑一笑不再言语。

“不是吧?”陈太忠这下可反应过来了,心说许绍辉居然知道蒙艺要动了?这蒙书记运作的事情,还八字没一撇呢,怎么就让别人知晓了呢。老蒙啊老蒙,你丫堂堂一省委书记,做事也不知道慎重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