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一千五百六十一章稳重和尊陈太忠在这儿闹心,章尧东那边也闹心,不为别的,就是因为突的郭宇的这件事。

章书记的苦恼可是比陈主任大多了,他不但接了若干试探和婉转说情的电话,更是被许绍辉拎着耳朵了一顿,“尧东,这个情况太恶劣啊,你要尽快控制一下舆论风向没错,他还要考虑怎么平息事态。怎么应对上面的问责,现在上面没人吱声,那是郭宇最后的结果没出来。有资格问责市委书记的人,都是沉得住气的主儿。

不过,这个舆论控制倒也不难,只需把”陪朋友喝酒“改为”陪客人喝酒“就足够了,常务副市长主抓经济,陪外地的投资商喝酒岂不是很正常?

当然,自打郭宇跟常务副省长范晓军做了一堆之后,章书记对他兴趣就不是很大了,所以不可能因此为他整出一篇感人肺腑的文章。比如说”郭市长心系招商引资,积劳成疾导致肾衰竭“之类的东西。

章尧东不借此找他的碴儿就算不错了,喝酒喝到肾衰竭,见过丢人的。没见过你这么丢人的,我要帮你唱唱赞歌,别人还不得背后笑我?

说穿了,不是一条线上的人,章书记就不愿意背这骂名,要是吴言或者魏长江什么的,倒是好商量,然而,就算不是一条线的,因为要证明郭宇是因公出的事,做为市委书记,章尧东有必要尽快去医院里探望一下。

这让章书记十分地不爽,虽然市委书记没有星期天,但是今天明明没什么事的嘛,还说跟夫人去看个演出呢一章书记个人生活确实相当自律,除了权力欲大了点,真没什么太大的毛病了。

去看郭宇,莽市长已经从昏迷中醒来了,不过还处于休克状态这并不是矛盾的,医院说的休克并不单指昏迷,而是说脉搏心跳之类的指标,他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但是据说康复是遥遥无期。

好死不死的是,聊了几句之后,段卫华也来了,章书记觉得丢人,段市长也觉得丢人这可是他市政府的人,但走出于同样的理由,他也是非来不可的。

这一通忙下来,章尧东的周末就被毁了一个差不多了,然后再接上各种试探和关说电话,章书记气得都要扔手机了,人家郭宇最后的结果还没出来呢,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可是生气归生气,他还不能抱怨,为什么?因为这是突事件,要是往日有干部调整的话,大多数人都是被蒙在鼓里,但是相关人等就会尽早提前公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