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六七章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 七章(求月票)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有人欢喜有人愁当天晚上的市人民医院,发生奇事一桩:当值的医生和护士不知道为什么厮打了起来,撞开了郭市长所在病房的门,还撞到了输液用的架子。砸翻好多仪器不说,破碎的玻璃瓶还把郭市长的脸划得鲜血淋漓。

在场的市长夫人登时就暴走了。一个电话就招呼来了武警,二话不说押着两人去了文庙分局,又冲着匆匆赶来的医院院长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怒骂,若不是有人拦着,她都要动人了。

郭市长吃这么一惊吓,病情又出现了反复,天南医科大第一附属医院的老专家终于确定:完了,这次是说成什么也不可能完全治好了。

那医生和护士进了分局,似乎才从惊愕中清醒过来,忙不迭解释说网才昏头了云云的,但是他们这么说,别人也得信不是?

尤其是郭宇的老婆一口咬定。这两人是受了别人的指使,有意暗害自己的爱人,一定要他们交出幕后的黑到了王宏伟和秦小方那里,要他们为郭市长做主?是的,这是一起严重的政这两个一听说自己陷入了“政治事件。”登时傻眼了,仓促之下小护士也顾不得许多了,只能捡着自己的印象说,“杨医生要我给郭市长加一些不相关的药,我不同意,他就说我只会害怕领导不怕他,说完了。他就动我。”

加一些不相关的药害怕领导不怕他,警察们一听就登时兴奋了起来,敦促着小护士解释这话的缘由。

敢情,杨医生惯爱使用这种手段从公费医疗的患者身上套取好处,他同药房的人及医药代表相互勾结,很多药根本没有使用就回到了药房和医药代表的手里,这钱赚得叫个痛快淋漓,比吃回扣还要爽?这也是那老陈主任的爱人折腾的缘故。

至于其他虚报化验次数、护理次数什么的,甚至还弄出了死了一天的人的化验单,也是这个道理,就不一一细说了。

小护士的话说得合情合理,然而,这不是警察们想要的,说不得就只能用一些手段了,可是这两位也知道自己招惹了什么样的麻烦,一口咬定只是如此,那杨医生甚至拿人防办的陈主任来做例子救命了我只是财迷心窍,怎么有胆子谋害郭市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