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四五章

第一千六百零四 五章

真是群魔乱舞啊”陈太忠这话足足念叨了一路,直到汽车驶进横山区宿舍大院,才勉力地将脑中那份不忿抛开。

汤丽萍喊住他,还真没有再做什么进一步暗示的意思,她做事也当得起她对自身的评价:她有能力过得更好,只是一直没有跟别人站到同一条起跑线上的机会。

谁说交好陈太忠,就一定要靠出卖自己的身体呢?这天晚工陈太忠公那帕里和王启斌的谈话,就被她听到了不少,当着外人,三位领导已经是比较注意表达方式了,然而这毕竞是私密场所的朋友聚会,有些事情也没必要太忌讳不是?

于是,汤丽萍就注意到了,什么样的话题才是官场巾人感兴趣的,她毕竟是年纪尚轻,不如湘香又小王这样的人有经验,一时间就有着眺酶灌顶一般的明悟。

不过明悟归明怡,有几个青春年少的美女会在意官场动向呢?她甚至连人家嘴里的“老邓、蒋世方又戴主席“都对不工号,能猜到“姓赵的“是指新任素波市长赵喜才,那已经是人品爆发超水平发挥了二

但是,纵然是听不明白,她也知道该向哪一方面考虑,于是就想起乘自家的老板杨总念叨过的一桩事情了。

这杨总就是工次差占被陈太忠动手敲打的那位,正泰”房地产公司的老大,杨总听说陈太忠很不含糊,就采纳了素波建委主任陈放天的建帆,一力邀请汤丽符加盟自己的公司“你就是办公室主任了,直接对我负责,底薪一千八,奖金提成什么的另算”

正泰房地产公司小得可怜,满打满算核心人物就五个,还基本工都是杨总的关系,汤丽并去了,虽然手下只管着一个文员,却是算五个,人之外的第一号人物了。

跟她地位类似的,还有一今年轻的公关部经理,那小伏子原是给九华房地产公司老总开车的司机,跟几个银行关系不错,是以有此地位。

前文说过,汤丽游的爷爷在素波印染厂工班,而他的房子现在就在正泰公司拆迁的范围之内,当然,由于汤同学入职正泰,那拆迁的条件就大犬放宽了。

虽然仍旧是一平米换一平米,但是超出部分,可以享受公司内部价~对房地产公司來说,最值钱的是房子,最不值钱的也是房子,只要不影响市场价格,内部搞个优惠算什么,就算赔本卖,那也是公司的福利,用來提高公司凝聚力的,谁能多嘴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