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6 劝说1687唐·安东尼1688打坐

1686劝说1687唐·安东尼1688打坐

27o1686劝说1687唐·安东尼1688打坐

“东西还全就行”陈太忠笑着点一点头,顺便举一下身边小偷的胳膊。“我答应他们的同伙了。没问题的话,就把他放志,,当然,主要还是看你的意思。”

般情况下,陈主任是比较愿意遵守诺言的。不过眼下显然是“二般情况”他自然也会事急从权地应对。

“还有同伙?”这位听得就是一阵惊讶,低头一看,现陈太忠的黑色皮鞋上泛着白花,这种阴暗的光线下都看得见,心里就明白了,敢情自己来之前,陈主任还跟人家打了一场?

既然要放人,他就要小心一下了,说不得将旅行包打开,就着远处散射来的昏暗灯光仔细盘点一下,确定东西没被小偷中途甩出去几件。于是拉拢拉锁,笑着点点头,“确实什么东西都在。”

事实上,重要的东西是在旅行包的夹层里,摔坏都不要紧,关键是不能让别人拿到,记者现连普通用品都一件不少,心里当然大定。

“那我放他走了?”陈太忠需要一个确切的答复,他不愿意有任何的砒漏被国安抓住 是个人就不愿意。插播广告时间哦

你这不是废话吗?这位心里悻悻的嘀咕一句,通过擅自放人这件事。他越地能肯定,陈主任这是猜出自己的身份了,人家是生恐包里有什么不合时宜的东西,所以才做出如此决定的。 要命的是,他包里还真有点不合适被警察看到的东西,少不得侧过身子使个眼色,语气激烈了起来。“这是小偷啊,你为什么这么想放他走呢?”

要说这些人做事,还真是小心,他生恐那小偷走后生出疑心,没准反倒给自己带来不必要麻烦,说不得就暗示陈太忠配合自己唱个双妥,用的还是汉语 巴黎是国际大都市。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他偷错人了,以为你是日本人”陈太忠看到这个眼色,就算再不明白,也隐隐猜到了几分,于是面不改色地做出鞘释。

别说,这小偷还听得懂一些汉语。不过小也就是那么一点点,所以大概猜出两人是为了放不放自己而争执。失主不太情愿放过他,那很正常。捉着自己的这位也不是完全想放人。只是想遵守诺言,于是两人交流了一阵之后,失主才的提示。当着别人他不想承认自己的错误,可是眼下没外人了,他就得打一打预防针了,“贝拉、葛瑞丝。以后见了我的同胞在场,说话注意点小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