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2 小事故1723四面开花

1722小事故1723四面开花

薛时风还真的知道向忠东做的事情,要说向总这人,也算是比较草根的,做事的时候没跟他打招呼,做完了才给他打一个电话,“薛书记,我今天帮你出了一口恶气,”

薛书记听明白其中因果之后,感激地笑了一笑,小向啊,我发现你这个人真没白交,别人早就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也就是你,心里还惦记着帮我出气。”

“小向我就是个粗人,只知道对我好的人要记住”向忠东笑着回答,“接下来我该怎么做,薛书记你只管吩咐

听到这话,薛时风真的迟疑了,他犹豫半天之后,才苦笑着答一声,“你先什么都不要做,看看事态发展再说”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我会联系你的。”

陈太忠不知道的是,薛书记对他的底细也比较清楚,自打招惹了陈家人,薛时风一直在收集此人的相关信息一他想求得对方的谅解;他不甘心在档案局书记的位置上养老;他还希望在条件许可的时候狠狠地报复对方。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薛书记的水磨功夫下到了。自然也就摸到了陈太忠的不少底牌。

于是他就知道,陈太忠手里攥着的牌不止蒙艺这么一张,同别人的认为不同,他并不以为蒙艺离去之后,姓陈的就真的不行了一倒是别人无故欺压的话,没准能引发暴烈反弹,那个混蛋的脾气,真的太操蛋了。

可是,向忠东是想为他出气。这一点薛书记也心知肚明,当然就不肯责怪对方,而他的自尊又不许自己阻止对方那岂不是告诉向,自己真的怕了陈太忠了?

说实话,他也未必就见得真怕了陈太忠,各方压力之下,姓陈的若是收起了那暴烈性子,变得草鸡了,薛时风绝对不介意再去踏上一脚,真的到了那个时候的话,相信张汇也不会看着不管。

遗憾的是,聪明人不止他一个,别人跟他打的也是相同的算盘,等着有傻帽站出来做出头鸟,然后有人跟随,自己再尾随他薛时风有张汇撑腰都不愿意打头阵,都在官场上混,谁又比谁能傻多少?

可走向忠东不知道不是?说不得又冒一下傻气,“薛书记您不用顾忌那么多,有什么吩咐您只管说,别人怕陈太忠,我可不怕他”再说,蒙艺都走了不是?”

“小向你就听我一句劝好了,陈太忠那家伙可不止是你想的那一点本事”。薛时风也没困为对方的坚持而生气,自打进了档案局,他很少享受到如此的敬重了,怎么可能对一个念旧情的人生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