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3 新仇旧怨1734撞破

1733新仇旧怨1734撞破

蒋君蓉搁了电话之后,冲面前两位凤凰市的纪检干部点一点头“好了,你们等着吧,他马上就到了。”

这不止是陈太忠答应的,她也有这个信心,陈某人玩不出什么幺蛾子,并不是每个f部听说纪检委找其谈话,就会潜逃国外,大多数人还是知道配合的重要性的。

那两位听了,交换个眼神,其中一个小声发话了“非常感谢蒋主任的帮助,我们回去以后,一定好好地审查,彻底搞清楚陈主任在科委土地非法转让事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回去吗?”蒋君蓉沉吟一下,她心里可是清楚,要不是自己一力主张,凤凰的纪检委根本就不可能派人过来,你们把陈太忠带回凤凰,岂不是放虎归山?

“我知道你们难做,就在我这儿问吧”,她终于拿定了主意“如果他还冥顽不化,我可以帮你们联系异地审讯的事宜。”

那两位又交换个眼神,虽然面上都没什么表情,却是都看得到对方眼中隐藏的那一丝无奈:神仙打架殃及凡人啊,也不知道陈主任对美艳的蒋主任做了什么,惹得人家大为光火,希望不是始乱终弃吧……

我要看着你在我面前屈服!蒋君蓉却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跟陈太忠的恩怨实在太源远流长了,恼怒之下,根本就顾不得考虑蒋省长曾经对她的劝诫。

这一次,我是用了自己的力量,没利用老爸你的资源,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当然,蒋主任是这么认为的,至于到底是不是,那就难说了。

蒋君蓉昨天好悬没被邵国立气炸肚,等她问出人名之后,马上给京城的关系打去了电话,得到的消息,令她失去了找邵国立麻烦的心情。

凭良心说,邵国立本人,她是可以不放在眼里,可是邵家枝繁叶茂的关系网,却是她不得不忌惮的,她老爹虽然也有些关系,可是在这些红色世家的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

蒋君蓉见识过的公子哥不少,在七八年前她就发过类似的感慨“那个里的人就是一些贾赦贾政,我老爸不过是贾雨村而已。

在那个叛逆的年纪里,她很有自喜的想法,认为贾雨村并不是个天生的小人。

当初其落魄接受甄士隐的赠银时,只是“略谢一语并不介意,仍是吃酒谈笑”,丫鬟娇杏回顾其一眼,变被其引为知己牢记在心异日甄家遭逢大难,他知道后遗人送银送物,还要讨娇杏做二房,并且答允找回走失的英莲。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风骨铮铮的书生,硬生生地被官场打磨成了裸的小人,他不比宝二爷有显赫的家世,可以坚持自己的主张游戏在红粉中…到最后竟堕落到乱判葫芦案,并且在贾家倒地时毫不犹豫地再踩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