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5 活话1766放手

1765活话1766放手

张煜峰绝对不怀疑陈太忠所说的话,原因很简单小陈没有必要骗他,而且。出名强势的黄汉祥能坐得稳稳的。时不时貌似随意地招呼郎主任两句,就绝对说明问题了。

小陈”你真够朋友!张处长心里暗叹。人家冒着这么大的风险,点穿那位的身份,同时不忘记提醒自己伪作不知上去敬酒?这个朋友我交定你了。

感激归感激,然而,张煜峰心里非常清楚。他不能那么做,因为小陈今天原本请的是安部长,而安老板也很大度地授权自己代表他虽然这授权,只是通过陶主任转述的。

以张处长现在的地位,也勉强能纳入安国超的视野,不过安部长并不是特别地看重他,张处长也没有拼死报效安老板的觉悟。

但是。再给张煜峰一个胆子,他也不敢短安老板的路不是?这是陈给安部长安排的人情,安部长不来不代表日后不会知情?是的,他只能望着这座虚无缥缈的天梯流一流口水。

说不的,张处长借口内急,走进了卫生间。犹豫再三之后,终于拨通了安国超的私人手机?这个号码,他勉强有资格知道。

安部长正斜靠在家里的沙发上,一边剔牙花子,一边看新闻呢,官至副部这个级别,想忙的话能忙到脚不沾地,不想忙的话,也有的是偷懒的手段。他是金老大一手提拔起来的,不存在正职看他不顺眼的问题。

听到这个手机响,不等他发话,他的爱人就探头看了过去,“张煜峰,这个人,不是创新办的吗?”

“是他?”安国超不耐烦地摆一摆手。“拒绝了。吵着闹心,哎,慢着。他今天,嗯,算了,电话拿过来吧。”

要说安部长的素质,还是比较高的。刚才还想**裸地拒绝,一旦接起电话之后,声音就恢复了正常,淡淡地吐出两个字,“张?”

“安部长,我在陈太忠的朋友这儿”张煜峰谨慎地措辞着,没办法,虽然是在向领导通风报信,可是也得考虑领导的感受不是?“嗯,黄汉祥黄总来了,,您有什么话要我转述的吗?”

这纯粹是扯淡,张处长根本不具备帮安部长捎话的资格,安部长一听就有点悄了,妈的黄汉样去了你不知道帮我掩饰,反到来请示?“你没说我在开会吗?”

“我,我说了,不过,黄汉样身边还跟着一个办的”张煜峰小心翼翼的解释,“我琢磨着陈太忠请您来啊,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