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5 传言1776一晌

官仙 1775传言1776一晌

一曰“章传言

章尧东和吴言都很清楚,小吴现在这么个兼法已经是很霸道了,只是横山这两年的经济发展较快,章书记想将这个区牢牢地掌握在手里,才会有这样的兼任。

同是兼职,招商办的主任手上有点钱,但是轮实际权力,毫无疑问赶不上区委书记这一要职,不过,到了吴言现在这个地步,考虑的已经不仅仅是区里那一点小权了。

没错,有个区委书记在手的副市长,腰板要比普通的副市长硬实一些哪怕是兼了招商办主任,更何况,她分管的也是农林水这种不太好的口子?

然而,尧东书记的话,就是最好的注解,她如果想再往上走,就要在市一级的业绩上做文章了,而且同样,她也存在个丰富任职经历的问题,不能否认,在眼下经济挂帅的年代,招商办里只要有能人,确实容易出成绩。

舍得舍得,有舍才会有得。

章尧东刚才的话,只是兴之所至,眼下听到吴言认真了,才仔细地考虑了起来,好半天才苦笑着摇头,“这件事要从长计较,回头我跟段市长碰一下,你先把招商办抓起来

招商办原本就该在市政府的直接领导下,现在兼任的计委主任秦连成是个异数,他这一走,一切都要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

“好的”吴市长的态度非常地端正,很认真地点一点头,“那谁主持日常工作?”

“那广是你考虑的事儿了”。章尧东不经意地摆一摆手,“反正临时性的,随便你指定”不过,不要让陈太忠主持工作。”

嗯?吴言听得就是一愣,她心里正美不滋滋地琢磨呢,我分管招商办,太忠主持工作,这岂不就是咱俩的夫妻店了?

当然,以中国官场森严的制度来说,夫妻店简直可以说是天大的忌讳,可是越是禁忌,也就越有挑战性,越是刺激,她真的有心一试一甚至,一想到这个,她都觉得有些控制不住的兴奋。

不过,既然章尧东这么说了,她自然也只能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于是点一点头,小陈确实不合适,他在凤凰的时间并不多,主持工作也约束了他的主观能动性,而且,,他只是个副处,其他副主任都是正处

“副处?。章尧东无声地笑一笑,嘴里轻声嘀咕一句,若是白市长有陈太忠的耳力,自然听得出来他嘀咕的是什么,“这家伙副处不了多久了。

陈太忠在下午才去了科委,遇到的人纷纷地告诉他,屈义山已经被调到地震局做副局长了,曾学德这次出手虽然没有达到目的,但是此番调整却是快得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