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5 执念1786歪嘴

1785执念1786歪嘴

陈太忠请苏文馨一行人来,并没有隐瞒双方交情的意思,这种事情经不住有心人的查证,而且南宫毛毛的虽然不大,但是接触的人、涵盖的范围还真的不少一想藏都无从藏起。

当然,另一点也是他现在的地位使然,到了什么样的级别,就要用相应的方式来行事,以他现在的行情。这种事情还要遮遮掩掩的,那就未免小家子气了没错,就是我的朋友,凤凰用得起北京广告公司的不多,用朋友起码是知根知底。

按惯例,像这样的商业谈判。科委是不予免费招待的,这不是兄弟单位而是商家。

可是单位不招待,陈家人也得招待不是?原本他是想将这一行人安排在凤凰宾馆,可是一转念就想起了自己在青江的事情,那时候也是个什么明星,住进了政府接待宾馆还扯了条幅,气得他转头就走了。

所以说,做人还是低调点好,于是他就安排这帮人住在京华酒店了,虽然档次不算太高,好歹是新装修过的,还是自己人开的,既安全也自在。

不过,苏总一行人来的时候,动静有点大,她通过旅游业的关系,从素波协调了一辆加长林肯和一辆奔驰商务车开到了凤凰。再加上身高腿长、明艳照人的外国美女葛瑞丝和贝拉,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更何况,苏家姐妹也算一等的美女了,论气质更是雍容华贵。

这么一来,就有好事者传开了,偏巧的,素波有广告公司也在盯着助力车厂的广告制作项目,现在一听说北京的广告公司到了,少不得就托人歪一歪嘴,我们的制作水平比北京也差不了多少,费用还低。

敢这么吹牛的。多少都是有点实力的,一来二去,这风儿就吹到段为民耳朵里了。

别人怕陈太忠。段部长可是不怕,不过他这次来,却也没有帮别人出头的心思,他的目标很简单,听说有模特一般身材的外国美女?那可要过来看一看。

段为民别的不好,管不住下半身,那是众所周知的,就因为这个,段卫华居然收他连累,得了一个,“段好色”的名头。

一见贝拉和葛瑞丝,段部长的眼睛就再也舍不得离开了,嘴里笑嘻嘻地吩咐着,“太忠。你也不帮我引见一下?”

“这是北京天欣集团的幕总,苏文馨”陈太忠站起身来,笑嘻嘻地介绍,又一指靠着宵瑞远的苏秦馨,“苏总的妹妹,苏秦馨……天欣是来谈跟科委的合作的。”

他只介绍了两个人,那么其他人就很好说了一不值的他张嘴的嘛。可是段为民却不肯善罢甘休,一指葛瑞丝和贝拉,“这两位”,是俄罗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