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志刚1802选拔

1801阮志刚1802选拔

”讣章阮志刚

罗纳普朗克的人去素波,陈太忠也要跟着去送行。不成想临出发的时候,许纯良开着车追了上来。“太忠等一等,我也去素波。”

说不得,陈太忠将林肯车钥匙丢给吉科长,自己钻进了许主任的车里”“怎么这么巧,你也去素波?”

“我说,今天周五,上礼拜我就没回家!”许纯良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我说,你这忙得昏头了吧?”

,“我还真忘了”。陈太忠苦笑一声,顺手挠一挠头,“怎么样,最近科委还算平静吧?”

“啧。平静得让人感觉腻歪许纯良笑一笑。摇一摇头,“李明员的名字我报上去了,章尧东说没问题”真是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站着说话不腰疼”。陈太忠白他一眼。心说你老爹和章尧东都帮你安排到这一步了。科委又是哥们儿一手遮天,再出问题那才叫笑话呢。

“对了,省外事办阮志刚。你别跟他一般见识没头没脑的,许纯良猛地冒出一句来。

,“阮志网?”陈太忠讶异地重复一遍,沉吟一下才隐隐地猜到了一点什么,“你说的这个人,我应该知道吗?”

“他现在是外事办的助理调研员,对这个驻欧办主任感兴趣许纯良笑着解释。

前文说过。许绍辉做副省长的时候一直低调得很,后来猛地发力做了几件事情,其中一件事就是拿掉了外事办的主任。

这外事办本就是他分管的范围,该主任做事又出格。拿掉也就拿掉了,不过显然。想要弄掉某全部门的一把手。绝对不耳能是孤立事件 前因肯定是要有的,而且既然处理了老大,少不得要找几个人陪绑。

这阮志刚不但是前因,还是陪绑的,涉外处触发了一点事情。结果导致了主任被拿下,阮副处长负有不大的一点责任。也被调整了岗位,任个虚职的助理调研员。

然而。他不过是许绍辉的棋子。整个事情中他非但无过而且有功。暂时的调整不过是幌子。用意无非是堵住某些人可能的攻击。

等外事办的风波过去之后,按说许绍辉就该给他一个交待了,可是许省长开始忙乎纪检书记的位子了,等许省长成为许书记,又要适应一下新的岗位,然后阮处长就联跳至今了。

事实上,在那件事里,阮处长固然有功,扮演的角色却并不是特别光彩,所以许书记并没有怎么把他放在心上。

这些事情。许纯良说得含含糊糊不清不楚,陈太忠也听得懵懵懂懂的,但是,许主任的意图是表示出来了:阮志刚这家伙盯住驻欧办。不是许书记授意的,不过呢,许书记也不好强压他放弃这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