懊悔1808贺客

1807懊悔1808贺客

官场里就没有笨人,陈太忠深信这一点,不过,章书记能这么不见外地问出来。也让他微微地惊了一下,章尧东绝对不可能看见景静砾的动作除非他也会开天眼。

而且这话问的是政府秘书长,其实目标直指大市长,这两人基本上是可以划等号的,所以这个问题从章书记嘴里出来,真的有点那啥。

“呵呵,是啊他笑着点一点头,到也没藏着掖着,不过下一刻他就岔开了话题。“欢迎尧东书记光临,您有什么指示?我一定全力以赴。”

“没指示就不能来了?”章尧东听得笑了起来。心里却是在暗暗地盘算,那老狐狸这么殷勤,也不知道清楚不清楚小陈的底牌。

搁在以前。他多中会认为,段卫华知道陈太忠搭得上一号的线儿

官场中就讲究这样的逻辑,万事向最坏处考虑。向最好处努力。

可是眼下看来却未必如此小陈这家伙,实在太沉得住气了,口风严得一塌糊涂。稳重得根本不像今年轻人,这不是章尧东高看他,而是事实确实如此。

若是没被办召见过的主儿,或者还有可能想像不到其份量,若是真被召见过,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

陈太忠见过。还见过两次,他都不需要四处嚷嚷。只要微露口风,有的是热心领导为其张罗上进事宜,正处”,正处也叫官?

这一点小陈不可能想不到!章尧东深信自己的判断,然而,这小家伙偏偏就忍的住不说,这得有多么强大的自制力,才做得到?

既然我这管组织人事的党委书记都不知道,段卫华这市长知道的可能性就更小了,章尧东愿意这么猜测要不然,前一阵也不至于老狐狸也不至于对驻欧办非常不满,在具体规划上喋喋不休了。

嗯?不对”万一又被段卫华算死了呢?章尧东现在都快草木皆兵了,想到老狐狸脸上那种“万事尽在掌握。的笑容,他对自己的判断又产生了些许的动摇。

不过,这些念头只是在他脑中一掠而过,章书记可是记得自己的来意呢,说不得笑一笑,“知道结果了吧?”

“嗯”陈太忠点点头,心里有点纳闷,怎么今天老章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一点架子都没有呢?

“这个驻欧办,只是我大胆提出的一个设想”章书记现在也不讲什么城府了,先明确告诉对方这的机构的由来,将人情扎扎实实地落到实处再说。

紧接着,他就是表态了,“既然是全新的机构。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大家都要摸着石头过河,我先表个态,组织上选中你,就是看好了你年轻,有冲劲儿”